在高德的整个计划里,第一阶段是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如果这个阶段卡住了,后面的就不用提了。

    从数十万光精灵残魂中选取一批志愿者,看他们能不能将支撑残魂的力量从冰雪之力换成魂火之力。

    小丽、姚婆婆乃至拥有魂火的远坂爱都很不看好高德的计划,只是单方面看残魂能不能转换力量,这倒是没有争议。高德已经证明了不仅魔人可以、魔人的残魂可以,在桃山里凡人那点微弱到可以忽略的残魂也可以,都能借助魂火凝结到一起。光精灵是仙洲人最早创造出来的一批生灵,魂魄比人类要强大得多,哪怕是残魂,承受魂火也不在话下。

    问题是这种转换是在北冥山白境里进行的,连姚婆婆对这种事情都从未听说过。高德在白境燃起魂火的时候,对白境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干扰,到时候光精灵残魂的转换又受多大影响,这个完全没概念。

    如果一切顺利,光精灵残魂可以在白境里将力量转换为魂火,接下来又是个难点。这样的残魂肯定是没办法再呆在白境里,得转移到绝魂宫里。这不是简单的人道主义……哦,魂道主义,经历了力量转换的残魂是非常难得的财富,可以把转换经历和经验传给高德,再由高德转述给其他残魂,提升后续者的转换成功率。

    转移的方法不是问题,高德专门准备了混沌之鳞和混沌阀门。前者数量众多,是给单独个体用的,后者就得到第三阶段才能用上了。如果第三阶段不成功的话,混沌之鳞配合混沌阀门,还提供了备用计划,那就是把女王和光精灵残魂都转移到绝魂宫。不过混沌之鳞也没有多到几十万片的程度,到时候恐怕得做关于取舍的痛苦选择了。

    花了一整天准备,次日高德就开启了第一阶段的试验。

    北冥山外有了不小动静,包括魔人大军撤走,以及塔林之主领着一帮魔人首领退到远处建立屏障,这既是之前高德与塔林之主达成的默契,又有后者对高德如何解决北冥山的揣测。虽然这揣测挺看轻高德的,高德也没那个好心去做纠正。

    “还真拿进去了……”

    “冰雪之力的白境本来就是虚实交织的,实物自然能进出。”

    “也只有高德才可以做到,这家伙身上藏着多少秘密啊。”

    石室里,高德捏着一枚铜钱样式的混沌之鳞,连人带东西化作雾气中的迷光。小丽、姚婆婆、远坂爱等人惊讶之余也异常感慨。作为参照物,灰豆芽的代表毛绒绒在石室里上蹿下跳,却跟她们一样,不得其门而入。

    “跟丽德号的舰桥是一回事嘛。”

    毛绒绒放弃了尝试,悻悻的道:“等老大用魂火把冰雪之心烧成了自己的,那时候我再进吧。”

    “你倒是对他挺有信心的嘛,”远坂爱笑话道:“冰雪之心算是世界本源那个级别的东西了,说烧就烧,还随便就烧成自己的了,是不是太夸张了。”

    毛绒绒点点头说:“那是当然,老大靠的就是这把火。我们灰豆芽能摆脱宿命,就是被老大那把火烧的。他可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呃,之一。”

    说到后面记起了什么,赶紧补了个尾巴,还心虚的转着眼珠。其他人没什么想法,倒是小丽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白境里,高德手上的混沌之鳞有了些变化,一直在冒着烟。连带他的手都隐隐扭曲。附着在混沌之鳞上的魂火之力来自绝魂谷,不容于北冥山白境,但由高德带进来,又没办法挤出去,所以会有这样的景象。

    高德出了石室,把混沌之鳞放在外面的石桌上,再扫视前方站得笔直端正,列成方阵的一百个光精灵志愿者。这些光精灵残魂的形体都保持在青年状态,那是魂魄与肉体结合最紧密的时候。他们目不斜视,等待被高德选中,接受将会决定他们命运的试验。

    试验失败,魂飞魄散。试验成功,他们还能活着。只是支撑残魂的力量会变成凡人之火,还会告别北冥山,前往另一处神秘之地。

    乍看这两个结果对他们而言都是很残酷的,前者是彻底湮灭,后者是离开族群等于永远流放。但他们脸上却洋溢着兴奋,当高德目光投到谁,谁就努力振作确保自己处于最佳状态好被选中。高德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前者意味着为拯救族群而牺牲,后者意味着为族群做出了贡献,都是巨大的荣誉,没有区别。

    “其实该我先来的。”女王跟在高德后面出了石室,看着那枚在石桌上荡漾着涟漪的铜钱说:“我能成,全族都能成。我不成,就没必要继续了。”

    “试验都是一步步验证,先易后难,哪有一上来就梭哈……砸下老本的。”高德不客气的驳斥女王:“虽然整个计划也是赌,我们总得尽人事,把成功几率堆到最高。”

    女王不说话了,老实乖巧的退到旁边,反倒让高德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语气冲了点。

    没办法,他对这位大丽还是很有些抵触。哪怕是面对塔林之主,也没有这般不自在。

    “就……你吧……”

    高德招呼头排第一个残魂,按顺序来,谁都没话说。

    “……总之,哪怕烧灼得再痛,也不要放弃。”

    高德叮嘱了一大堆,让这个残魂握住混沌之鳞,然后他握住了残魂的另一只手。

    混沌之鳞的微弱魂火和高德渐渐放出的魂火自两只手渗入残魂体内,开始残魂还在努力忍耐。渐渐的,等魂火伸展出的焰纹遍布全身,同时又制造出条条扭曲裂缝时,他终于叫出了声同时猛烈抽搐。

    片刻后,这个光精灵残魂的身躯如沙砾般瓦解,每一粒都带着魂火,却又无法重塑回原有的形态。燃烧的沙砾粒粒相斥,四下飘飞,最终全然飞散。

    高德对女王说:“他努力到了最后一刻……”

    女王紧抿着唇点点头,然后问:“有什么收获吗?”

    “当然有。”高德说:“证明了我是对的,光精灵并不天然就从属于冰雪之力,凝结你们残魂的冰雪之力是可以替换掉的。”

    女王努力展眉道:“我们光精灵最初被创造出来的时候,的确不从属于哪种世界本源之力,仅仅只是作为纯粹的智慧生灵存在。守护冰雪之力的使命是后来才被创造者赋予的,从那时开始,光精灵才跟冰雪之力绑定了。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是不是合乎事实谁也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他的牺牲很有价值。”

    “那问题出在哪里呢?”女王再问:“你也说了他做了最大努力,但还是失败了,这是不是说就算魂火能替代冰雪之力,但被白境干扰,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让他的残魂无法靠新获得的魂火之力继续维持。”

    高德叹气:“我有模糊的猜测,但现在样本太少,不能确定。”

    “那么继续。”女王看向剩下的残魂:“这里还有九十九人,如果都不够,我继续挑选。等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就由我上,最终……”

    她紧紧盯住高德:“我愿意接受你的计划,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希望多多少少还有些光精灵能活下去,哪怕只是以残魂的形态活下去。同时……北冥山就让它毁掉吧,这个世界也不再需要冰雪之力了。我们既然都走了,就没必要还留着它妨碍这个世界的变化,不管结局是什么。”

    高德暗暗叹息,塔林之主没说得太清楚,但女王却明白得通透。

    北冥山之所以必须毁掉,还有另一个原因,冰雪之心的力量来自仙洲人,现在应该还跟远在不知道多少万光年外的仙洲人存在着某种奇异联系。这样的联系正在危害仙洲人,必须毁掉冰雪之心,才能切断这个世界与仙洲人的关联。

    即便高德于心不忍,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接下来九个都没有成功,残魂躯体尽数化作飘飞的点点金光,再被白境融解吸收,消散无影。

    他们的表现还是各有不同,有的更强烈的排斥魂火片刻间就如爆炸般分解了,有的忍耐到全身被金焰撕裂后还能凝结出一只手臂或者一条腿,还有的被金焰吞噬后猛烈燃烧却直接被白境吞噬得一干二净。

    即便样本数量还不够,高德也不忍心继续测试下去了。

    他向女王和剩下九十个残魂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你们得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抵御魂火侵蚀的时候,你们不能再继续想着为整个族群牺牲,这么想其实就已经放弃了。你们只是在抵抗痛苦,而不是在迎接改变。”

    这个说法众人不解,女王问:“那要怎么想?就是靠这样的信念,我们才能支撑到现在。”

    “这样的信念把你们凝结为一体,也跟冰雪之力绑定了。”高德摇头:“更重要的是,这样无法激发自身的魂火。魂火的本质很简单,就是守护自我。”

    女王皱眉:“听起来挺自私的,跟魔人接纳甚至驱策恶魔获得力量时,抵御恶魔对自己的侵蚀是一个道理。”

    “这无关善恶的评判,而是科学……呃,道理。”高德耐心的解释:“魂火是完全基于自我而生的力量,是一个完完全全,有七情六欲的人,渴望作为自己而延续下去的强烈欲望。这个有些难懂,可能需要……”

    女王摆手笑道:“我懂的,关于自我,创造者曾经给我上过很多课呢。包括自我需求螺旋模型之类的……哲学,我其实都知道。”

    轮到高德发懵了,自我需求螺旋模型?不是需求层次模型?

    旋即他放弃了追究,毕竟是仙洲人的哲学,自己所知的那些东西对仙洲人而言,应该算是上古时代的玩意了吧。这就是说,在女王面前谈哲学,那可真是班门弄斧。

    “您既然懂的,那就该明白我的意思。”高德又道:“在我看来,前十个人失败的原因,就是放弃了自我。所以他们只是光接收外来的魂火,自己魂魄内没有产生魂火或者哪怕只是一丁点火种,才无法将取代了冰雪之力的魂火之力凝结起来。”

    女王缓缓点头:“我明白了,这点你说得很多,十万年了,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作为一个整体。身体放弃了,剩下的残魂其实也是在随时准备着放弃。”

    女王果然是懂的,高德就是猜光精灵们跟之前的魔人是两个极端,所以没有成功。魔人是太注重自我,所以得靠三人一组相互扶持彼此感应,才能激发出魂火。光精灵则是放弃了自我,自然也就没办法点燃魂火了。

    “诸位……”

    女王站到剩下的九十个残魂前,肃穆的道:“回想我们还活着时的生活,回想我们的妻儿老小,还有北冥山曾经有过的勃勃生机吧。这并不是让我们软弱,唯有缅怀这样的过去,才能坚守住你们曾经作为活人的本心,才能给未来带来一分希望。那样的未来里,我们所重温的过去或许会重现。”

    残魂们相互对视,讶异之外,也纷纷变得释然。

    哪怕都是残魂,对生的渴望和幸福的憧憬,也是不会忘却的。

    等他们完成了心理建设之后,试验继续。接着的三个残魂仍然失败了,但女王脸上都涌起了喜色,他们或多或少都凝结出了一部分身躯,有的甚至维持了好一阵子完整形态。

    到第四个的时候,飘摇着金黄焰火的身躯完全凝实,同时也引发了白境更大反应。

    在涟漪汇聚成足以撕裂魂火的风暴前,高德的意念由魂火传递,送进了这个成功者的感知中。

    “不要抵抗那股吸力,放开心灵,任由它牵引。”

    人形魂火化作焰火之蛇,被那枚铜钱般的混沌之鳞猛然吞下。

    “哎哟你总是会整新活!”

    高德在等,等了好一会,终于在心底等来了小楚那缥缈的抱怨意念:“送进来的人跟软泥怪似的,还好魂火之山里的人帮忙,不然就全散了。记得记得,那家伙记得自己是谁,还在魂火之山里发懵呢。”

    “哎哟,是光精灵啊,我在圣山的时候听说却没见过……”

    接着的唠叨高德就没心思听了,他正难掩喜色的对女王点点头。

    第一阶段,成功!

章节目录

魔神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草上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上匪并收藏魔神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