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妖姥姥感觉自己肯定是水逆。

    什么倒霉事全扎堆了。

    不过时间不等人。

    树妖姥姥现在越来越虚弱。

    现在燕赤霞也不急了。

    树妖姥姥终于还是等不下去了。

    双臂刺入地面,霎时间,地动山摇。

    正是山脉都在震动。

    一起震动的还有山下的村镇。

    树妖姥姥在一千年的时间里。

    根部已经遍布整个山脉区域。

    虽说他具有着相当恐怖的地区性杀伤力。

    不过一般来说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因为树根深植地脉之中。

    他要是来个大招,改变了地脉走势。

    到时候自己的本体也要枯死。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的选择。

    左右是个死,那就搏一搏。

    金肆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种地动山摇能干嘛?

    靠着地动山摇震死他们吗?

    可是燕赤霞脸色却变了。

    “他想要毁掉这附近地脉,毁掉山下村庄。”

    “那愣着干什么,动手啊。”金肆翻了翻白眼。

    知道他要干什么,还在那磨磨唧唧。

    非要等人家放完大招,然后才后知后觉。

    树妖姥姥虽说在放大招,不过这蓄力时间略长。

    燕赤霞大喝一声,提剑上去就劈。

    树妖姥姥此刻根本就躲不了。

    只能任凭燕赤霞的佩剑斩在自己的身上。

    树妖姥姥张嘴,口中射出一条树根,朝着燕赤霞袭去。

    燕赤霞半空一个翻身,再顺势一斩。

    这条树妖姥姥的舌头变化的树根立刻被斩断。

    燕赤霞又一发飞剑术,直接斩断了树妖姥姥的老腰。

    树妖姥姥可不在乎,断他的腰和断他的手指其实没什么实质的区别。

    他是树妖,本来就能断枝再生。

    燕赤霞和树妖姥姥此刻都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

    可是回头看去,这一人一妖就看到。

    金肆和那群女鬼正在生火烧烤,他们差点没当场吐血。

    你tm的能尊重一下这里的局面吗?

    你tm的能尊重一下这里的环境吗?

    你tm的能尊重一下这里的天气吗?

    树妖姥姥跟心塞,金肆和那群小贱人是拿他的数值烧烤。

    小贱人们被树妖姥姥奴役,多则数百年,少则也有大几十年的时间。

    早就对树妖姥姥恨之入骨,如今能够羞辱树妖姥姥,她们也是不遗余力。

    树妖姥姥的本体粗枝大叶,倒是给了他们生火的条件。

    树妖姥姥越来越急,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本体的根部末端了。

    那根部末端都已经被黑暗能量彻底腐蚀。

    此刻的他真就是行将就木。

    周围地下树根不断的腾空而起,朝着燕赤霞砸去。

    树妖姥姥没有去攻击金肆。

    现在一个燕赤霞尚且应付不了。

    再多一个金肆,那就直接20投了。

    终于,最后一滴木灵之气被金肆榨干了。

    木灵之气是木系妖怪的必需品。

    就像是人身上的血液。

    当然了,树妖姥姥不会立刻死。

    可是却也活不了,他的本体会慢慢的枯死。

    而体内的黑暗能量则是加剧了这个过程。

    他会死的非常快,或者金肆直接引爆黑暗能量。

    树妖姥姥终于在一声惨叫中,分身终于无法自继续维持下去。

    身体慢慢的化作枯槁。

    燕赤霞此刻身上也是大伤小伤,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

    任凭雨水打湿身体。

    “小燕,累了吧,我特意给你烤的……虎鞭,来一口。”

    燕赤霞强打起精神,拄着佩剑站起来。

    然后点了个火把。

    “你干什么?”

    “烧了这树妖的本体。”

    “别烧。”

    “留着做什么?这种树妖极难消灭,留下保不准几十年后又会生出新枝芽。”

    “这都是上佳的烧烤木料。”

    燕赤霞才不相信金肆的说法。

    他觉得金肆故意留下树妖的本体。

    肯定又有什么阴谋。

    “你若是不和我说实话,我现在就一把火烧了这树妖本体。”

    金肆看了眼燕赤霞:“长能耐了,又皮痒欠揍了是吧?”

    燕赤霞颓丧的丢下火把。

    很无奈,打不过金肆。

    吃饱喝足,金肆终于起身:“走了,回家去。”

    回到家中,此刻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宁采臣立刻跑上来。

    “燕大侠……那妖怪可消灭了?”

    燕赤霞点了点头,不想多说什么,默默的找了个地方坐下。

    宁采臣又想过来和金肆搭话,或者说是和一大群妹子搭话。

    金肆看了眼身后的姑娘:“现在你们骨灰都拿回来了,现在想要去投胎的就去投胎……等等……在投胎之前,我们再来最后一次的交流。”

    金肆领着一大群妹子回了房间。

    宁采臣看着这群女鬼,望眼欲穿。

    最后只能长叹一声坐下。

    燕赤霞看了看宁采臣,他知道这货脑子里想什么。

    “别想了,那群女鬼个个都能吸食人的阳气精魄,你无福消受。”

    “那……那妖怪就可以?”

    “其他妖怪我不知道,可是那个妖怪可以。”燕赤霞淡然说道:“你留在此地也是无益,等雨停了,便寻一条下山的路,速速回家去。”

    宁采臣又看了眼金肆的房间。

    脑子里想的是金肆和那群女鬼将会是何等的****画面。

    金肆挺心塞的,因为姑娘们打算全部去投胎。

    她们被树妖姥姥奴役了几十几百年。

    而金肆看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灯。

    她们不想再被金肆奴役。

    金肆只能趁着她们还没去投胎,进行着最后的狂欢。

    与此同时,树妖姥姥本体的旁突然出现了一个深邃的裂缝。

    从裂缝中钻出一股浓烈黑气。

    黑气中传来一个声音:“树妖,你这是怎么了?”

    “是黑山老爷,黑山老爷救我,我被人类修士打伤了,如今只留存着一缕元神,黑山老爷为我报仇啊。”

    “你许我的小倩呢,现在她的本命牌在哪里?”

    “被那人类修士带走了。”

    黑气一阵鼓动:“也就是说,你已经无法再完成我们的约定了?”

    “黑山老爷,只要待我恢复一点元气,就去将小倩给您带来,您稍安勿躁。”

    “不用了,人我自己会去抢回来。”黑气慢慢的靠近树妖本体:“那人类修士倒是马虎,虽然将你元神打散了,可是你这本体精魄居然还留着,桀桀……难得,倒是难得。”

    “等等……黑山老爷,你要做什么?”

章节目录

孙猴子是我师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汉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宝并收藏孙猴子是我师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