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直为了能找一个有工作的女人,宁可不管所谓的爱情!大春为了能够在单位混的好一些,宁愿给别人当小媳妇,而李斯的新同事赵萍,为了能够在单位混的下去,脸都不要了爬上了席主任的床。

    这样的事儿在这整个华夏多吗?并不多,如果整个国家全都是这样的人,那么这个国家先不说经济发展如何,起码道德方面也就不堪入目了。

    但是少吗?一点儿也不少!可以说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只不过有的我们知道,有的我们一辈子也不知道。

    虽然有一句老话叫做笑贫不笑娼,但是整个华夏的历史上,对于道德的约束还是蛮高的!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的底线却一再降低,而能活下去、活得好,往往比尊严更加重要了。

    李斯重生的时间太长了,而他重生以后一直都是以上帝的视觉看着这个社会,而他几乎忘记了,他曾经也是万千普通百姓的一员,也曾经为了能够活下去而不折手段!

    李斯心情复杂的从大春儿那儿离开,随后又在大家的笑容中离开了8号站,而当李斯拎着行李上了班车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回了回头。

    绿油油的稻田、高高低低的的芦苇、蜿蜒的小路,还有那整洁的班站,以及那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在这一刻全部成为了历史。

    到了单位后,李斯本来想要请整个8号站的员工吃顿饭,但是女工不是急着去接孩子,就是着急回家给老公做饭,所以最终这顿饭还是只有那些啥事儿都没有的老爷们。

    这一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

    少爷喝多了,就是反反复复说一句话:李斯你要好好混,等你混好了,给哥找一个轻松地地方,这些年我快要累死了。

    唐僧喝多了,坐在位置上脸色红的像苹果一样,别人和他说话,他不管听没听清,都是嘿嘿一笑,但是临别时,唐僧还是笑着对李斯说道:那个李斯啊,我算是你的师父吧?

    当初李斯和唐僧签的师徒合同,而李斯也愿意叫唐僧一声师傅,虽然唐僧这人干活磨磨唧唧的,而且有的时候也特别的倔,但是不管怎么样,唐僧对于李斯算是挺好的了,尤其是在干活儿的时候,总是让他安全的活儿,算是挺合格的一个师父了。

    李斯笑了笑,随后搂着唐僧的肩膀,认认真真的喊了句:师父,你永远都是我的师父。

    唐僧听了这话,嘴角露出了笑容,一副自得的模样。

    平时这种饭,大家都不愿意叫上眼镜,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大家还是把眼镜戴上了,但是和平时一样,眼镜永远都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偶尔说句话,也是流露出对于生活的无奈与抱怨,当然过分的话他是一句也不敢说。

    可是,在和李斯一起上厕所的时候,眼镜还是认认真真的对李斯说了句:李斯,好好干,哥没啥能耐,但是以后你要是用的着我的地方,你一定给我打电话!还有,下次再坐我的三轮,不许给钱了。

    李斯笑了笑点了点头,但是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因为眼镜的生活实在难,日子过得也太过于艰苦,而且大家也多少有些看不起他,而李斯仅仅对他多少有点儿尊重,他就已经感恩戴德了,李斯这时候的心里多少有点儿酸。

    至于汪直也许是站上和李斯关系最好,也是最舍不得李斯的人了,而当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汪直竟然有些舍不得的拉住了李斯的手,随后憋了半天,说了句:“等我结婚了,你给我当伴郎啊?”

    这要是平常,李斯一准儿会开玩笑道:就你这样还想着结婚?等着孤独终老吧!

    但是话到嘴边,李斯却一脸笑意的说道:“不是说好了我给你主持婚礼吗,怎么变成了给你当伴郎了啊?”

    “对,也是,瞧我这记性,把这事儿给忘了。”汪直哈哈的笑了起来。

    李斯把这些站上的大哥们,挨个的送回了家,而等他回到了住的地方时,他不但发现整个屋里摆了一地的行礼,而他更是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白紫菡。

    按照计划,明天上午几个人请假去搬家,也就是说大家以后就算是彻底离开2厂了,虽然以后白天还会在这儿工作,但是下了班估计就很少会在这儿停留了。

    “李斯,我和钱斌的工作都落实了,而且领导还给我们放了两天假,正好这两天可以搬家。”常远一看到李斯,就笑着说道。

    “我的房子也租好了,这次是个大三居,一百多平米呢!盘城那地方就是比二厂繁华,找个大房子都容易的多。”赵博这时候跟着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紫菡却跟着说道:“这次我们当不了邻居了,不过你们也是,说搬家就搬家,也不和我说一下,这是把我当成外人了?”

    几个人决定搬家的事儿,其实就是一瞬间,而今天大家也就各自忙活了起来,所以这件事儿当白紫菡知道的时候,这丫头当时就不高兴了,只不过白紫菡比较能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大家也就没有意识到,白紫菡到底在想些什么。

    “生气了?”李斯这时候尴尬的看了看白紫菡,随即问道。

    “也不是,就是开个玩笑呢!对了,陪我出去走一走?”白紫菡看了看李斯,莞尔一笑道。

    李斯虽然喝的有点儿多,但是还算清醒,而他也明白白紫菡十有八九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所以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啊,出去走走呗。”

    李斯说完话也就和白紫菡往外走,而这个时候常远突然在背后扯着嗓子来了句:“孤男寡女的,可别擦出爱的火花来。”

    常远的话一说完,大家也就笑了起来,但是谁也没真的往那方面想。

    因为大家都知道李斯和程天爱之间的事儿,而白紫菡也从头到尾都和李斯保持一个还算合理的尺度,所以大家并没有过的想过俩人之间的关系。

    出了门,李斯尴尬的朝着白紫菡笑了笑道:“别搭理那帮小子,嘴上没有个把门的。”

    “无所谓了,大家都知道我就是程天爱的跟班!而且你也明白,就算我喜欢你,我也不敢和你怎么样,毕竟我只是程家的一条狗,人家随随便便就能让我一无所有,我说的对吗?”白紫菡这时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虽然白紫菡说的话,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这种话是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所以白紫菡的话一说完,多少让李斯觉得有点儿不大得劲儿。

    “话也不能这么说,程天爱还是把你当做姐姐的。”李斯随即说道。

    “姐姐?心情好的时候叫你一声姐姐,心情不好的时候,张嘴骂我的时候,什么时候把我当做姐姐了?李斯,咱们今天不提程天爱好吗?”白紫菡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保持出一副优雅的模样道。

    今天当白紫菡把李斯搬家去了盘城的事儿,和程天爱说了以后,随后又把李斯当了婚礼主持人,而且近期会去夜场唱歌的事儿,和程天爱说了一遍。

    程天爱听了这几件事儿后,当时就不高兴了!

    虽然程天爱对于李斯当主持人也好、去夜场当歌手也好,这种事儿包容性很强,并不像白紫菡觉得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

    但是程天爱知道,这种场合接触女人的机会很多的,而李斯长得又那么帅,而李斯最近和大漂亮刚刚算是走的没那么近了,结果这一下子又去了女人窝,而大漂亮敢参与不进去,这就让她多少有些着急,再加上她感觉白紫菡回到了2厂这么久,李斯依旧对她和仇人一样,她就觉得白紫菡没好好为她办事儿,所以就对白紫菡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虽然程天爱的性子就是那样,激动的时候会很激动,但是过会儿就会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所以没过一会儿就和白紫菡道歉了,而白紫菡也和平时一样,装出一副大姐的模样,似乎一点儿也不当回事儿。

    可实际上,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白紫菡,在接电话的时候脸色简直就难看极了。

    “程天爱又和你生气了?”李斯这时候看了看白紫菡,随即问道。

    “是啊!又生气了!李斯,我算是服了,你俩的事儿,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来!程天爱隔三差五就要给我打个电话,问问你现在的情况!而且时不时的就会和我发脾气!

    而你呢,也都知道我就是白紫菡的间谍,而且对我也是一副防备的模样!

    你说我夹在你们俩人中间算什么啊!我也是个人啊,你们这样我太难受了!要么你们就在一起,要么你们就分开,这样磨磨唧唧的,你们这是要我的命吗!”白紫菡说着说着就掉下了眼泪。

    而随后白紫菡更是直接扑在了李斯的怀里。

    李斯被白紫菡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但是白紫菡在哭,李斯也不好推开她,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李斯真的被白紫菡说的话给弄疼了。

    是啊,明明是他和程天爱的事儿,为什么要把白紫菡卷进来呢。

    “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白紫菡从李斯的怀里出来后,把头扭到了一边,随即擦了擦眼泪道。

    “没有,其实很理解你。”李斯这时候随即说道。

    随后白紫菡擦干了眼泪,顺带着添油加醋的说了很多关系程天爱成长过程中的事儿,当然这些事儿中,白紫菡永远都是一个弱者的形象出现,反倒是程天爱被白紫菡描述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讲理的富家女。

    虽然李斯对于陈筱婷的死,迁怒于程天爱,但心底依旧是对程天爱有感情的,而他依旧觉得程天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

    但是在白紫菡的述说下,程天爱却是另外一个摸样。

    刁蛮、不讲理、武断,横行霸道。

    而在白紫菡的描述中,李斯也似乎看到了程天爱另外的一面,而这一面恰恰是李斯所不喜欢的一面,也更是能做到为了让李斯和他在一起,从而弄死陈筱婷的一面。

    白紫菡的话说的越多,李斯反倒是越沉默,而关于程天爱的嫌疑也越来越大。

    “你觉得陈筱婷的死,和程天爱到底有没有关系?”李斯这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一脸坚定的问道。

    白紫菡这时候故作一副慌了神的样子,随后更是有些慌乱的低下了头,随即说道:“不能,程天爱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吧。”

    虽然白紫菡嘴上替程天爱在解释,可实际上呢?她的表情与声音就是在告诉李斯,这事儿就是程天爱做的,只是我不能说。

    李斯看了看白紫菡没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但是在李斯的心里,已经彻底的把这事儿按在了程天爱的身上!而他也终于彻底的关上了爱程天爱的那扇大门。

    “不说这件事儿了,对了,我们这次去了盘城,你总不会跟来了吧?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的,你这样太为难自己了。”李斯笑了笑,随即对着白紫菡道。

    “我也想,可是程天爱还让我跟着你!我觉得这样没意思,可是我也没办法。”白紫菡说着说着就抽泣了起来,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白紫菡的这一幕,也终于让李斯的怒火腾的一下子救起来了,随后他认真的对白紫菡说道:“你一会告诉程天爱,就说我不让你继续跟着我的!而且你告诉她,我李斯这辈子就算是终生不娶,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的!你让她死了这份心吧。”

    李斯说完这话后扭头就往家的方向走,而站在原地的白紫菡,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程天爱永远不会知道,她心中最信任的表姐,竟然把她恨的最深!而她更不知道,白紫菡不但没有在她和李斯之间起到一丁点儿的作用,反倒让俩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而程天爱更不会知道,白紫菡的心里再更在认真的盘算着,如何能够得到李斯的人与心!

    人心就是这样,即使你用尽全力,你也看不到、看不清、看不懂!

章节目录

重生之逆流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揪揪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揪揪糖并收藏重生之逆流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