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扭头就走。

    蓝夫人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不方便,轻声说道:“那我也先离开了,我先走了。”

    等到所有外人离开,整个家里有一种空空荡荡的安静。

    越语站在原地,一时之间彷徨而茫然。

    今天的事情,本是她一手安排来陷害时瑾,离间时瑾和越夫人的关系……然后事情的走向忽然就不可控到了如此地步。

    她狠狠地攥紧了手心,心中又悔又恨。

    悔自己不该这样安排。

    然而现在心中却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问题,原来那么多人知道,自己就算想要瞒天过海,也未必有用。

    “你也先回房去休息吧。”越夫人轻声说道。

    越语想了想才离开:“那你们……保重好身体。”

    她上楼后,越夫人才手脚发软地坐回在沙发上。

    “静秀。”越峰坐在她身旁,扶着她的肩膀,“没事了,都过去了。”

    可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怎么可能就没事了,就过去了?

    二十几年的母女分隔啊,却只为了那么一个简单到荒唐的理由。

    她低声地哭泣,指甲抓进沙发里,任凭自己被这股情绪推离出理智。

    ……

    厉家。

    时瑾坐在沙发上,顾青青给她端了一碗姜茶过来。

    “快趁热喝两口,这还是你给我特制的,口感很不错。”顾青青笑着将碗塞进她的手中。

    “谢谢妈。”时瑾的声音有些哽咽,赶快端起碗来喝汤。

    顾青青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脆弱的情绪。

    她抬头看到傅修远过来了,马上起身,将位置让给了他。

    傅修远看到时瑾坐在沙发上,小小的蜷成一团。

    她一向都很强大独立,遇到任何事情都不闪不避,但是此刻,却像受伤的小兽一般的。

    “时瑾。”他轻声唤她的名字。

    时瑾抬眸看了他一眼,唇角上有笑容,眼泪却滑落下来。

    傅修远心疼地抱住她,长臂揽住她,将她扣入怀抱里。

    今天的事情来得突然,时瑾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被傅修远抱着,才感觉到了踏实和安全感。

    她紧紧地搂着他,生怕他会消失不见一样。

    ……

    顾景源急匆匆地赶回家,没有看到时瑾的身影,急切问道:“时瑾人呢?”

    “睡着了。”顾青青轻声说道,“她累了,让她睡会儿吧。”

    傅修远关好房门,走了楼梯。

    顾景源抬头看过去,问道:“时瑾还好吧?”

    “没事。”

    顾景源叹口气,“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一回事。”厉老爷子放下手上的报纸,“电话里你也问得七七八八了。这件事情,我原本想,找到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再说,免得对她伤害太大,但是谁知道她自己也就查到个七八不离十了。”

    厉老爷子看向傅修远:“现在的年轻人啊,实力强大,总归是该将我们这些前浪拍在沙滩上了。”

    顾青青轻声说道:“但是这样一来,时瑾就算回到越家,以后在家里怕是也难跟他们相处。”

    “这就是我原本不打算说这些事情的原因……但是,如果不说的话,我怕时瑾反而更加暗中吃亏。越老夫人对她本就不友好。”厉老爷子叹息说道。

    “爷爷,说什么吃亏不吃亏的话,现在时瑾是跟修远在一起,又不常住在越家,难道还怕他们做什么吗?”顾景源平声说道,“何况,就算时瑾是越家的人,也永远是我妹妹。”

    他这样一说,大家心情都放松许多。

    ……

    时瑾没有再去越家,反而将时瑾全部拿来筹备新城市演唱会的事情。

    原本不需要她做的一些小事,她也亲力亲为。

    演唱会需要搭建舞台,她去现场守着人搭建。

    傅修远站在一旁看着她,她忙忙碌碌的身影穿梭在各种物品当中。

    顾景源拍了拍他的肩膀:“她忙起来反而是好事,免得想那么多,去思考怎么和大家相处的问题。走,我们出去喝一杯吧。”

    见傅修远还有些不舍得,顾景源强行将他带走了。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现场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向里张望。

    “你,干什么的?”有人指着他问道。

    越澜尘探出头来:“我是时瑾的朋友,也是她弟弟了。”

    有人认出了他:“我记得你,你是那什么谁来着,我弟弟老看你打比赛的那个,你是什么队的?”

    “danger战队,killer。”

    “是你啊。你找时瑾什么事情来着?”

    “我……这个帮我带给她吧。”他拎着一个大大的饭盒,全是他自己煮的饭菜。

    他一烦心就总是下厨,做了一大堆。

    “好,行,我拿去给她。”

    “谢谢了。”越澜尘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时瑾正在指挥人抬钢琴,一个工作人员跑来说道:“时瑾,一个叫killer的给你送了这个。”

    他拎着一个超大号的饭盒。

    “他人呢?”时瑾问道。

    “留下东西就走了。”

    时瑾接过了饭盒。

    越澜尘脚步有些沉重地往外走,今天请假过来,除去坐飞机的时间,还是剩下不少时间的,但是此刻一时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正走着,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越澜尘!”

    他马上回过头去,看到时瑾正带着笑意地望着他。

    越澜尘心中那些烦恼和纠结全都消失不见,转身朝着时瑾跑过去:“姐!”

    “去哪里啊?很忙吗?”时瑾笑问道。

    “也不是很忙了……找个地方坐下来,你尝尝我手艺。新学了几道菜。”

    两人在一旁的休息室里坐定,时瑾打开饭盒,“不错嘛,八道菜,可以当国宴大厨了。做了整整八道,有这么纠结吗?”

    越澜尘抓了抓后脑勺:“我都怕你……不肯认我了。”

    “我为什么要不认你啊?”

    越澜尘想起越老夫人,脸色微微有些沉郁,“我只知道她一向严肃,跟我妈也矛盾重重,以前我还想家人有矛盾也在所难免。却不想到她做这样的事情。”

    “她是她,你是你。”时瑾抽出筷子,递了一双给越澜尘,“来。”

    越澜尘抓着筷子有些迟疑:“那爸妈呢?”

章节目录

傅爷怀里的假千金真绝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甜甜西米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甜西米露并收藏傅爷怀里的假千金真绝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