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无云、无风、无声……

    起起伏伏的沙丘,如无数赤裸的背,又似无数起伏的胸口,曼妙的曲线,平滑生动,细细的流沙无声无息的将背变成胸,又将胸磨成了背,变化是永恒的节奏,不变的是永恒的颜色。

    一行起起伏伏的脚印连起来是两条光滑的曲线,曲线描绘着沙丘那一刻的丘峰与丘谷,脚印由远到近,由浅至深,曲线在不断的变化,长度却总是是那么长,步距相等,步数未变。

    极远处一个脚印被黄沙淹没,新的脚印刚好补上,脚印的主人走的很方正,很规矩,有规有矩的,她低着头,背着琴,念着咒,单薄的背影却并不孤单,她手里抓着针,头顶飞着鸟。

    她的嘴一开一合,却没有任何声音,手中的石针安静的吸收着风煞死气。

    天空的鸟无声的飞翔,比起漫无边际的黄沙,它更喜欢蔚蓝的天空,它那大海一般蔚蓝的漂亮眼睛却没看天空,它一直看着下方,两颗宝石放出的蓝光追逐着沙漠中唯一的一点蓝。

    太阳依旧卖力的炙烤着黄沙,将她们炼得粒粒金黄,踩着细密柔软又极富质感的黄沙,石矶却没感到一丝炙热,心静自然凉,她的心很静,前所未有的静,静的纹丝不动。

    她能看清自己留在远方的那个脚印,她能测算出每个脚印与她的距离,心动就有答案,当智慧与冷静结合时,她的计算能力达到了非人的程度。

    她可以数清自己的头发,脚下黄沙的颗粒,青鸾身上的鸟毛……她在一条小道上走了极远极远,准提道人说她舍大道而入小道,他没有说错,他也说错了。

    他说的对,石矶确实走的是小道,他说的又不对,那是因为石矶根本不是大道为何物,她分不清何为大道何为小道,也从未花心思去分过。

    她跟准提道人说,大道走大道,小道走小道。

    鸿钧走的道叫大道,鸿钧讲的道叫大道,老子走的道叫大道,准提走的道也叫大道……之所以叫大道,那是因为劈道的人是大人物,大人物走的道叫大道,小人物走的道就叫小道。

    她是一个很唯我的人,她执着的走着自己喜欢道,修着自己的道,修道,走一步,修一步,她的道一直在自己脚下,从王母咒开始,她就在修自己的道了,一篇篇小咒,才是她道的萌芽。

    她先修咒道,再修琴道,起初以咒为主,琴为辅,那时,咒入小道,琴技还只是技艺,近于道,却并未入道。

    直到她得到不死茶,以茶清心,古茶树下勤修琴技,如此百年,明悟茶琴一味,铸就了清茶琴心,琴道入门。

    人族四年,跟随老子,她,听的多,悟的少,学的多,懂的少,记的多,通的少,疑问多,答案少,但不可否认,这四年的积累极为丰富,她的眼界开阔了,看问题更加透彻了,她的道心动了。

    巫族三十余年,她从嫦娥身上学到了守静,后羿帮她铸就了冷静,极致冷静的箭心,这才有了她在巫婆婆茅舍中的那次顿悟,琴为主,咒为辅,初证太初,她的道第一次拓宽,延长,清清楚楚的有了方向。

    她心怀三百咒篇,脚量洪荒大地,心映天地万物,心静诵咒,心动抚琴,走着自己的路,修着自己的道,直到有一天,她在一个叫青苗的部落看了一场木神祭,她明悟了巫乐之道。

    她的琴道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她的心也有了一个新的方向,她脚步从一路向前转向了一路向西,她将自己的心融于一次次巫神祭的震撼感动,她一次比一次懂巫,她一次比一次喜欢巫。

    她在巫神祭中感动,又留下自己感动乐章,不知不觉她成了一个巫,不是煞气,是她的心,她有了一颗巫心,她的太初之心融入了巫心,她的咒文融入了巫咒。

    她一路杀生无数,也葬下了不少。

    漫天星斗,静谧的夜,千湖之夜,一夜洗尽风尘,一梦葬了湖神,又得千斛珍珠。

    接着她遇到了准提道人,她舍了她一斛珍珠,他赐福报,为她安心,她以大勇气灭圣心,又以小智慧融圣心,她灭了自己心中的准提,取了准提的坚净之心,她又杀了心中的老子,取了老子的清净之心。

    她的太初之心变得更坚、更净、更清、更静,第一次她有了自己的坐法,太初抚琴式。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