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无声,长琴独奏,不为人知的乐曲带着石矶回到了那大雪纷飞的夜,她踏雪而来,又踏雪离去,看了一场雪神祭,留下了一篇乐章,叫什么来着?噢,好像叫‘慕雪’,同样是一个冰雪一样聪明的少年名字。

    今夜她重奏慕雪,对面的孩子却只知雪冷,而不知雪高洁,只知冰寒,而不知冰心清,唉,对牛弹琴很无奈,更无奈的是她还不能停,她怕一停,小牛犊子睡了,那可就乐子大了。

    好在那里有一条偷渡的鱼,曲高和寡,知音难觅,鱼,也算吧!

    “当啷!”

    小青鸟衔来一只镌花银镯扔在了石矶身旁,十二月看都没看那亮银手镯一眼,她跳过去轻车熟路的钻入小青鸟羽翼下打盹去了。

    黄龙玉鼎安静的站在石矶左右,低眉垂目,好似睡去,实则在为石矶护法。

    跟着无涯老道出来的小猴子,三蹦两跳便消失在了原地,无涯老道走到巨人脚印坑边,看着深入泥土中的尸首又是一阵哀伤。

    老道嘴里念念叨叨说了些伤感的旧时往事,双眼一闭,挥手掩埋了大坑,“唉!”老道哀伤的一跺脚,转身朝石矶走去。

    老道走到玉鼎身边,轻轻拉了拉玉鼎的衣袖,玉鼎睁眼不解的看着老道,问道:“老祖,可是有事?”

    老道看了寂然不动的石矶,又看了看双目紧闭的黄龙,他凑近玉鼎低声说道:“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这……”玉鼎有些迟疑,“老祖,要不等石矶道友醒了再说。”

    无涯老道给玉鼎打了一个眼色,说道:“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打扰石矶道友。”

    “玉鼎道友,你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成。”黄龙睁开眼睛非常厚道的说道。

    玉鼎犹豫片刻,对黄龙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道友了,我把啸天留下来,若有事,道友唤我就行。”

    “好。”

    玉鼎又对啸天交待了几句就跟着无涯老道走了。

    玉鼎跟着无涯老道进入茅舍,此时屋内光线很暗,石桌上就一盏油灯,橘红色光晕以石桌为中心染开,柔和而朦胧。

    “纪灵呢?”玉鼎问了一句。

    老道指指后面,说道:“睡了!”

    “你先坐,我去去就来。”老道匆匆走出屋子,时间不大抱着一个坛子走了进来,老道将坛子放在石桌上,又去取了三个石碗。

    老道揭开坛子,一股醇厚的芳香溢了出来,“是酒?!”玉鼎惊讶的看着老道。

    “是酒,是老朽酿造的朱果灵酒。”说着老道‘哗哗哗’将三个石碗倒满酒,老道将一个石碗推到玉鼎面前,然后一手一碗,端起两个满盛灵酒的石碗。

    “唉!”老道深深叹息一声,一闭眼,翻转左手,酒水‘哗啦啦’倒在了地上,他又举起右手低头痛饮。

    “啪!”

    老道将两个空碗放在桌,抬手抹了一把嘴,拭去眼角的老泪。

    “老祖不必如此忧伤。”玉鼎起身给老道添上了酒。

    老道呵呵一笑,道:“我不是忧伤,我是心痛,心痛二十余载心血付之东流。”

    “老祖何出此言?”

    老道满脸苦涩的絮叨道:“那是你不知道,不知道一个异人对我人族意味着什么,老朽颠沛流离大半辈子才勉强摸到妖帅的门槛,而这已经是我所能达到的极限了,若无奇遇,大概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老道端起酒碗跟玉鼎一碰,仰头畅快灌下,老道一抹嘴,接着说道:“你再看看异人,一个异人只要短短二十年便能达到太乙境。”

    “二十年?太乙境!”玉鼎刚毅的脸上出现了深深的震惊,虽然已有猜测,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依然令人难以接受,这就好比自己历经千难万险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人家一伸手就够到了,其中的落差令人难受。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是觉得难以接受?老朽起初也不信,可这就是事实,因为他们是异人,一群受上天眷顾的人。”老道自斟自饮道。

    “那异人到底是什么人?”玉鼎怔怔的看着老道问道。

    老道不慌不忙的抿了一口酒,神秘兮兮的吐出两个字:“轮回。”

    “轮回?”玉鼎想起了百年前洪荒发生的一件震古烁今的大事‘厚土娘娘身化六道轮回’,娘娘向天地众生借力时曾言:厚土轮回,众生魂有所归。

    玉鼎沉思片刻,抬头问道:“如此说来,异人便是轮回归来的亡者了?”

    “吱!”老道嗞了一口酒,轻声说道:“算是,但又不是,他们有的记着前尘往事,有的却忘了,有的只记得一些,轮回之事,他们却一点也记不得了。”

    玉鼎轻轻点了点头,稍稍迟疑,又极其慎重的问了一句:“老祖,如今降生在我人族的都是异人吗?”

    “怎么可能?!没有轮回前,难道我人族就没有婴儿出生吗?异人万不存一。”

    “那他族也有异妖异兽诞生吗?”玉鼎急忙又问。

    “不但有,而且数量远远超过人族。”无涯老道笑眯眯的答道。

    “这就好,这就好!”玉鼎提了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老道哈哈一笑,道:“后生可畏啊,老道琢磨了无数年才明白的道理,后生只闻只言片语就懂了。”

    玉鼎却是无奈一笑,道:“人族太弱,弱到须仰百族鼻息生存,万不敢有过人之处,否则,必招致灭族之祸。”

    无涯老道一抚掌,“正是这个道理,这也是老朽将异人藏到此处的原因,就怕他们遭人嫉恨为人族招来横祸,老朽这几十年走遍昆仑各地人族散部搜寻异人,一经发现,便会想方设法带回,为此没少干偷蒙拐骗的事,这些孩子个个心智不凡,在娘胎里就懂修行,睁开眼睛就记事,对老朽这个强掠他们的人自然没有好感。”

    玉鼎皱了皱眉头,很不赞同的说道:“既然诸族都有异妖异兽,我们又何必藏着掖着?”

    “不一样,异人和那些转世的异妖异兽不一样。”老道身子极力前倾,声音压得极低。

    “不一样?”

    “关键不在那些轮回转世者,而在于我人族。”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