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宫寂寂,落针可闻。

    天帝微抬酒碗,目光森然道:“巫族,第十三祖巫,后羿,以大欺小,杀我帝俊八个儿子,我帝俊,必杀后羿!”

    天帝掷地有声的铁血之声在天帝宫回荡。

    他手中的酒碗砰然落桌。

    殿中万妖心脏同时怦然。

    一个座位并不靠前的白衣男子起身道:“巫族十三祖巫后羿,公然破坏规矩,杀我天庭八位太子,致使天无宁日,大地无光,众生怨声载道,诛杀后羿,乃是天道人心,我白泽愿追随陛下为太子报仇!”

    “我等愿追随陛下为太子报仇!”

    “我等愿追随陛下为太子报仇!”

    群情激愤,众妖纷纷起身以表决心。

    石矶未动,北辰君、东曜君、西惑君,等一众大能也只是欠了欠身,算是表明了态度。

    天帝却压了压手,道:“诸位同族的好意本帝心领了,我自己儿子的仇,我自己报,再说在坐诸位哪个又与巫族没有深仇大恨,诸位的祖辈,父辈、子孙辈,多有丧子之仇,我妖族被巫族杀了的,被巫族吃了的,不计其数,是该做个了断了。”

    天帝又端起了一碗酒道:“我敬大家,敬与我帝俊一样有丧子之仇的同族兄弟!”

    “陛下......”

    “陛下......”

    一个个老妖老泪纵横,酒和着泪一起饮下。

    “来来来,不必拘束,放开痛饮,今日我与诸位兄弟一起痛饮,来日我与众兄弟一起杀巫,报仇雪恨!”

    “杀巫!”

    “报仇!”

    “杀巫!”

    群妖怒吼,战意澎湃。

    东皇端起酒碗,“我敬大家。”

    妖师也端起了酒碗。

    天帝、帝后、东皇、妖师,同时敬酒,不要说别人,就是石矶也感到热血沸腾,受宠若惊。

    天帝宫烧了起来。

    一颗颗滚烫的心,一碗碗火辣的酒。

    热血沸腾,万众归心。

    “谢陛下!”

    “谢娘娘!”

    “谢殿下!”

    “谢妖师!”

    ......

    “敬陛下!”

    “敬娘娘!”

    ......

    酒过三巡,众妖离座,呼朋唤友,游左串右,勾肩搭背,一笑泯恩仇,左右一碗酒。

    大殿人声鼎沸,好一个万妖聚会。

    好一个万妖共主。

    举重若轻,就是一个妖庭。

    石矶赞叹不已。

    大殿,热情似火,觥筹交错。

    唯石矶一人自斟自饮,很是另类,就连老妪身边也有几个能说的来的。

    终于有人走了过来,是九炎。

    石矶微微惊讶。

    九炎走到石矶桌前,举酒道:“我代九殿下敬你。”

    石矶起身,问道:“小九他......”

    “被陛下送到娲皇宫去了。”九炎补充上了后半句。

    石矶神情一松,道:“那就好。”

    石矶举酒,两人各自饮下,九炎一刻不留,转身离去。

    第二个过来的是涂山那个老狐狸。

    九炎未来之前,他不来,九炎一走,他就来了。

    石矶跟他喝了一碗,老狐狸走了。

    浪了一圈回来的西惑君端着酒碗跟石矶喋喋不休起来,石矶只是听着。

    北辰君和东曜君也过来了。

    北辰君和石矶不算陌生,两人勾心斗角过一场,算是故人相逢,有话说。

    东曜君与石矶只有一面之缘,而且是恶缘,东曜君因石矶之故不仅被巫婆婆抓了两把还中了巫婆婆的春秋大梦,睡了三百年,醒了也不过三百年。

    东曜君全程无话,只是陪同喝了碗酒。

    二位天君走后,走来了一个姿容不凡的飘逸男子。

    他长相俊秀,身材欣长,但气质更出众,尤其是一双睿智的眸子,令人见之难忘。

    男子微微躬身:“白泽见过琴师大人。”

    石矶微微欠身:“妖神客气。”

    白泽微微一笑,令人如沐春风,白泽举酒:“我敬琴师。”

    石矶端起酒,“我也敬妖神。”

    酒液入喉,碗中酒干,白泽离开前道:“白泽也喜欢音律,喜欢琴律,希望还有机会向琴师请教。”

    白泽没有多留。

    石矶却记住了这个人,即便以后不能再见,她大概也不会忘吧。

    这是一个有君子之风的智者,与涂山不同。

    身在尘世,却一尘不染。

    这是他给人的感觉。

    有隐者之风。

    石矶坐下,心情也愉快了起来。

    多半是酒的作用。

    天帝看向了石矶。

    石矶心一紧,埋头喝酒。

    天帝笑了,他端起酒碗道:“来,本帝敬琴师一杯。”

    石矶赶紧端酒,起身,笑面如花,毕恭毕敬,道:“谢陛下!”

    天帝举酒未饮,石矶却一口饮尽。

    天帝笑道:“昔日琴师一曲《盘古祭》震动三界,又一曲《乱斗》乱了我周天星斗大阵,本帝真是钦佩不已,今日众星齐至,万妖赴会,若无琴师之琴,岂不大憾,本帝想让琴师抚琴一曲为大家助兴,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好!”

    “好!”

    “陛下英明!”

    群妖响应。

    除了一些脑残,大多数人看向石矶的眼神都不同了。

    天帝话里有话。

    帝后却没有吱声。

    一个个对石矶不满的、有仇的、有恨的,都幸灾乐祸起来。

    抚琴,为大家助兴!

    一瞬将坐在首席的石矶踩到了末流,沦为了笑话。

    但他是天帝,他有这个权利。

    石矶放下酒碗,躬身,欣然而应:“谨遵陛下法旨。”

    她并不觉耻辱,坐第一个位子不是她的意愿,被踩入末流,她也不介意,想看她笑话和正在看她笑话的,她都不在意。

    抚琴,是一件令她快乐的事,她酒已经喝的够多了,兴致正好,今日群星毕至,万妖云集,她确实想弹琴,至于天帝说的为万妖助兴,她也乐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至于其他,过耳即忘。

    石矶拂去案上盘盏,取出太初,安置于其上。

    十指触弦。

    万妖目光灼灼,内心火热,让一个坐在首席不可一世的天地大能为他们抚琴助兴,真是想想都令人热血沸腾。

    “叮......”

    一滴水落下,是一场雨。

    一场酒雨。

    众妖抬头,酒雨纷纷,酒香扑鼻,酒水淋面,都到了嘴边。

    张嘴......

    没饮到。

    伸舌头......

    只舔到了饥渴之极的嘴唇。

    “酒!”

    “酒!”

    酒雨如丝,勾动肚里酒虫。

    “酒!”

    “酒!”

    “酒!”

    一个个妖喉咙滚动,抓起酒碗就是一阵痛饮。

    如久旱逢甘霖,好不痛快。

    酒雨落地成酒溪,酒溪流入大殿中央成酒池,酒液荡漾,诱人之极。

    一个个妖一手提酒坛,一手抓酒碗走到了酒池边,一个个跃跃欲试,想入酒池痛饮一番。

    就连东皇眼里也多了几分兴趣。

    石矶早已醉了,心醉于酒,心醉于琴。

    酒到酣处,声亦如酒: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