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矶一语双关,昊天只听了个表面意思,点了个头也算过了。

    夜,十二月枕在石矶腿上睡了。

    石矶闭着眼睛,头顶三花聚顶,周身五气朝元,丹田五转金丹格外活跃。

    帝十开始按石矶传授的法诀炼化扶桑木,昊天坐在旁边为他护法。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一年就过去了。

    帝十也初步炼化了扶桑木,汤谷少了一棵扶桑木,太阳中多了一棵扶桑树,扶桑树焕发生机,大有开枝散叶的动向。

    石矶严重怀疑她先前看到的扶桑木只有十个枝丫一定是被砍成了十个枝丫。

    石矶提出了辞行。

    帝十抱着十二月道:“留下来陪哥哥好不好?”

    十二月满心抗拒,却不知怎么拒绝。

    石矶道:“留下干什么,你不值日了?谷中留下她一个,跟谁玩?”

    兔子忙点头。

    帝十无力反驳。

    石矶道:“好好炼化扶桑木,等你完全炼化了,你就可以带着小十二到处去玩了。”

    少年闻言,眼中多了异彩。

    “我会来看你的。”昊天跟新朋友告别。

    帝十道:“我会按时值日的。”

    昊天却道:“不用,你值日已经很辛苦了,迟一些也没关系。”

    这两年帝十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帝十每天一个人背着太阳升起又落下,一背就是一年,真的很辛苦。

    他也知道了帝十原来有九个哥哥,不久前被后羿射死了,从此十个人值日的任务就全落在了帝十的肩上。

    帝十比他还小。

    昊天的话帝十很受用。

    在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准时值日时。

    石矶却说道:“以前怎样,以后还怎样,觉得累了就休息,起早了早出,起晚了晚出,不出也没事。”

    “姑姑你是什么意思?”

    帝十现在极喜欢琢磨石矶的话,少年觉得自己这个姑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不管是正是邪都很有道理。

    昊天也看向了石矶。

    石矶道:“你如此懒散,众生都习惯了,若你毫无征兆的变勤快,众生会不习惯的,而且会猜疑恐慌。”

    不仅帝十,昊天也傻眼了。

    石矶笑道:“你现在是恶神,众生都怕你,你能出太阳,他们已经千恩万谢了,哪里还敢有其他要求。”

    帝十和昊天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

    “这么说我就一直只能做恶神了?”帝十扬眉,他倒不介意做一个恶神。

    石矶神秘一笑,道:“等我去过太阴星见过月神后,会为你们一起制定日晷月历。”

    “日晷月历?什么东西?”

    不仅帝十不知道,昊天也一头雾水。

    “就是规范的日月运行轨迹及标准的作息时间。”

    两个少年眨巴着眼睛算是有些懂了,但还是看着石矶等她进一步解释。

    石矶取下酒葫喝了一口酒道:“罢了,本来是不该这个时候说的,但不说,你们又不踏实。”

    两个少年齐齐点头。

    石矶想了想,道:“现在日月是无序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日月有序,而这个有序不是关键,关键是有序的开始,昊天需要这个有序的开始,以其作为君临天地威加四海的契机。”

    两个呆头鹅少年,一只兔子,齐齐眨巴着眼睛,如听天书一般。

    石矶一看就知道她白说了。

    石矶又喝了一口酒道:“这么说吧,就是昊天正式向天地众生告知登临天帝大位时,会将日晷月历作为他登临帝位的第一天条颁布出来,而日月运行在天帝颁布天条之后,就要有序,天地众生见日月尚且严格遵从天帝之法令,他们又如何敢不敬天帝,天帝威严也就初步确立了。”

    昊天振奋,帝十却不高兴了。

    “若我犯了天条呢?”帝十问石矶。

    石矶道:“你不该问我,该问他。”

    石矶指了指昊天。

    帝十看向昊天,昊天比帝十还无辜。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不了了之。

    石矶却道:“这不就解决了。”

    “啥?”两人同时睁大了眼睛,这叫解决了?

    石矶道:“你们一个毫无经验的新天帝,一个新晋的太阳神,天地间不知有多少双算计的眼睛盯着你们,我希望你们遇事多商量,只要你们彼此信任,相互扶持,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无奈妥协也是一种解决。”

    两个少年有种恍然的无奈。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