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矶走了出来,第一个眼神给了太阳,抬头看天!

    或者说看天气。

    石矶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又一脸陶醉的吸了一口气,才慢慢低头,由近而远扫过众人。

    “姑姑!”

    有情无情抱剑行礼。

    院门外的少年孩童齐刷刷的抱剑行礼,却没有声音。

    石矶慵懒的目光掠过碧霄扫过琼霄在云霄脸上停了停,轻轻说了一声:“再等等。”

    碧霄琼霄眼里燃起怒意。

    云霄眼眸中的光芒越盛。

    石矶的眼神却再没给她们一分。

    石矶微微抬头,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她伸手一抓,不知从哪里抓来一朵云,手一握,凝成了一把洁白无瑕的云之剑。

    剑入手的一瞬,石矶变了,身姿笔直,如剑,亦如箭。

    碧霄琼霄盯着石矶手中的云之剑眼中的怒意更盛。

    云霄却微微皱了皱眉。

    大白鹅夹着尾巴走出了院门,绕开云霄三人,给石矶腾出了地方。

    石矶提着剑走下院子,站定,抬手亮剑。

    有情无情同时亮剑。

    院门外的少年孩童都亮出了手中的剑。

    接着一招一式跟着石矶练剑。

    第一遍是定式。

    第二遍是矫正。

    云之剑不断抽向有情无情的手、臂、小腿、腰身......严厉的眼神,冰冷的声音。

    一遍一遍,几近苛责。

    不是有情无情的剑练的不够好,而是他们能更好。

    院里院外的孩子都绷着小脸,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出剑,出剑,出剑,再出剑......即便汗已糊了眼,即便手已破了皮,臂膀酸楚,腿在打战,剑却必须出去,一丝不苟的出去,即便石矶从不看他们。

    云霄动容,琼霄碧霄更动容。

    今天石矶不打算讲道,所以她手中的云之剑也没碎去。

    她提着剑,大白鹅不敢回来。

    客人终于被请了进来。

    “见过琴师。”云霄见礼。

    琼霄很敷衍的打了个稽首。

    碧霄没有动。

    “你很愤怒?”石矶看着碧霄的眼睛说道。

    “是。”碧霄毫不掩饰她眼里的怒火。

    “因为我伤了你?”

    碧霄瞪着石矶毫不退让,这就是她的回答。

    石矶笑问:“即便知道了死神是我的灵禽?”

    碧霄眼中怒火依旧。

    石矶笑了笑,道:“果然无知者无畏,知道我骷髅山有多少如你这样的太乙的白骨吗?”

    “我都懒的去数!”

    “若在大劫中,你早死了,若你不是截教弟子,我昨天就会将你压在乌巢下一万年,你活着被你口中的那些丑鸟踩在脚下,你死了,你的白骨依旧会被它们踩在脚下。”

    “你该庆幸,现在不是大劫,我在戒杀,你更该庆幸你是截教弟子!”

    碧霄整个人都战栗起来,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

    石矶却看向了琼霄,琼霄整个人都绷紧了。

    石矶道:“你很不服气,你觉得我让你们在外面吹了一夜风,很不讲情面?”

    “难道不是?”琼霄抬头看着石矶的眼睛。

    石矶笑着扬了扬眉,同时扬了扬手中的剑道:“你能接下我一剑吗?”

    琼霄一瞬遍体生寒,因为石矶的目光太冷。

    她说不出那个能,因为她没有信心,即便只是一剑。

    石矶笑了笑道:“那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面子,情面,我给你,你才有,我不给,你就没有。”

    琼霄脸上血色褪尽,一脸惨白。

    她死死握紧拳头,整个人也战栗了起来。

    “你不一样了!”

    这一次先开口的是云霄,云霄神情复杂至极。

    石矶笑了笑道:“都是我!”

    不管是压下恶念的她还是放出恶念的她都是她。

    云霄看着石矶道:“不知琴师对云霄又有何教诲?”

    石矶道:“你我都是大罗金仙一重天修为,贫道又有什么资格教诲道友,该贫道问道友有何教诲才是?”

    云霄沉默了。

    许久,她才道:“我想向琴师问剑。”

    石矶笑道:“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都是大罗金仙一重天,凭什么我坐在上面,而你只能站在下面,不用剑问问,又怎能甘心!”

    “道友已经不是那个在彩云岛上口称前辈在我面前连坐都不敢坐的云霄了,站的高了,心自然也就高了。”

    石矶如此辛辣的话毫不留情的揭去了云霄的遮羞布。

    云霄只觉脸上火辣辣的。

    人皆有私心,不过是藏的深不深愿不愿意见光的问题。

    圣人尚且有阴有暗有偏有私,其余众人就更不用说了。

    “道友是准备先替令妹问罪还是先替自己问剑?”

    石矶的问题犀利又狠辣。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