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碧霄出得阵来,一派嘹亮鹤鸣声中,九龙沉香辇朝她们飞来,此时,九龙沉香辇又不同,祥云托起辇离地,瑞彩飞腾椅飞来,元始天尊安坐飞来椅上,九龙不曾放出,也不曾有九龙拉车。

    云霄碧霄上前拜见:“弟子云霄碧霄拜见师伯。”

    元始天尊却不曾给她们好脸色。

    云霄稽首道:“弟子妄动无名害诸位道友遭劫,乞望师伯恕罪。”

    元始天尊面无表情道:“你们设此阵,乃我门下该当如此。但你们擅自出岛逆天行事,却是你们的劫数,你们且进阵,我自进来。”

    云霄闻言脸色微变,元始天尊将两事分开而论,她却无话可说。

    碧霄早已不耐烦,起身道:“那便请师伯破阵!”

    元始天尊姿态极高,却不曾看她。

    那种高高在上又不屑一顾的藐视令碧霄无名沸腾,如张诏昨夜说的一样,看不起。

    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已表现的淋漓尽致。

    “元始天尊,请入阵!”

    碧霄倒飞入阵,两眼已经赤红。

    云霄不发一言,一同入阵,万里黄沙起尘烟。

    原始天尊一拍飞来椅,祥云托起九龙沉香辇入阵,只入阵转了一圈便出来了。

    云霄、碧霄、琼霄,却不知他何意,不救人,也不破阵。

    菡芝仙道:“我看他是破不了。”

    张绍附和:“定是如此。”

    唯云霄皱眉不已,她却不曾说什么,夏虫不可语冰,越往上走,越懂得谨言慎行。

    几人言语自是逃不过元始天尊耳朵,元始天尊只是笑了笑,蝼蚁之言尔!

    更何况是秋后的蚂蚱。

    元始天尊回转,燃灯一众金仙将圣人迎回庐篷。

    圣人坐定。

    燃灯试问:“教主入阵,广成子他们如何?”

    元始天尊叹息一声,道:“三花削去,闭了天门,已成俗体,即是凡夫。”

    燃灯又道:“教主既已入阵,为何不破了此阵,救出诸弟子?”

    元始天尊笑了笑,道:“此教虽是贫道掌,尚有师长,必当先请问过师兄,方才可行。”

    话未毕,空中一声牛哞。

    紫气丝丝缕缕垂落,又见玄黄功德。

    元始天尊笑道:“八景宫大师兄到了。”

    众仙随元始天尊将老子迎进了庐篷。

    云霄眼皮直跳,心情沉重,八景宫大师伯也来了。

    她是天地大能,此劫不够沉,她要出劫也不难,但她是大姐,不能抛下她们。

    ……

    “玄都师叔!”

    小熊咧着嘴向玄都招手。

    玄都看到小熊也是一乐。

    玄都拴好青牛,走过去道:“你怎么在这里?”

    小熊咧着嘴道:“师叔,我入劫了!”笑容灿烂,贼开心,好像中了大奖似的。

    玄都很是无言的笑了,自家这位师侄果然不同寻常,心贼大。

    “你老师知道吗?”

    小熊眼神笑意更盛,“老师也入劫了!”

    玄都忍住翻了个白眼,“得,算他没问。”

    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

    小熊玄都的对话自逃不过庐篷内两位圣人的耳朵。

    两位圣人有些啼笑皆非。

    “找师叔有事?”

    “没事没事,老师说,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兄弟是一家,劫数是劫数,情分是情分,老师让我来向师叔问安,说不能冷了彼此的心。”小熊嬉皮笑脸道。

    庐篷内,两位圣人没了声音。

    翌日,紫气漫天,氤氲遍地,老子骑青牛,元始天尊坐九龙沉香辇,一起来到九曲黄河阵外,玄都出声:“三仙姑出来接驾!”

    云霄琼霄碧霄出阵,云霄见礼,琼霄拘谨,碧霄立而不拜。

    “师兄你看!”元始天尊只一句话。

    老子叹息一声,道:“且入阵。”

    这话是对元始天尊说,也是对三霄说。

    “大姐,还跟她们行什么礼!”

    碧霄口出无状,云霄默默退回。

    三霄起阵,老子元始随后进阵,阵中诸般玄妙杀机涌来,却难加圣人身。

    老子骑着青牛慢吞吞前行,看到一众弟子躺在地上,似醉未醒,沉沉酣睡,抬头又见八卦台上四五个五体不全之人,老子叹息一声:“可惜千载功行,俱成画饼!”

    琼霄见老子走来,祭起金蛟剪向老子剪来,那剪金光万丈,头交头,尾交尾,落将下来。

    老子在牛背上见金蛟剪落下来,把袖口往上一迎,那剪子如介子落入大海中,没了动静。

    碧霄又祭混元金斗,老子把风火蒲团往空中一丢,收走了金斗。

    天生一物强,必有一物降,老子这风火蒲团正好克制混元金斗。

    “收吾至宝,岂能与你善罢干休?”

    琼霄碧霄红着眼睛持剑杀向老子,云霄后发先至,一剑直取老子。

    老子抖出一图裹了云霄,敕令黄巾力士:“将云霄压在……紫芝崖下!”

    元始天尊一愣。

    不过一念之间,麒麟崖变成了紫芝崖。

    一声惨叫。

    琼霄被白鹤童子祭起的三宝玉如意,打了个脑浆迸裂,真灵飞往封神台去了。

    碧霄悲呼:“道德千年,一旦被你等所伤,诚为枉修功行!”一剑取向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化血宝盒已经入手,转念间又换了一物,“蒲团将碧霄压在麒麟崖下五百年!”

    也是一念,念念相生,一念引念。

    可怜琼霄福薄命浅,早早上了封神榜。

    她没有云霄的毅力,也没有碧霄为神农送药的地皇功德。

    她不曾有大错,却连那一念之仁都等不到。

    最是福薄。

    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教兄弟是一家。

    通天教主稽首,出碧游宫,将云霄压在了紫芝崖下。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