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仙人御风远游。

    天光乍开,仙人破空而去。

    石矶消失在了朝歌城上空。

    通天教主微微一怔。

    鲲鹏老祖脸色陡变。

    因为石矶去的不是界牌关!

    鲲鹏老祖眼中闪过狠色,一闪身也出了北冥。

    通天教主想都没想剑已出鞘,一道剑光遁入虚空。

    女娲娘娘冷哼一声,红绣球打入了洪荒。

    红光打落剑光,红绣球一闪而逝,通天教主抬头,凝眉冷视,青萍剑吞吐剑芒,女娲娘娘似笑非笑,淡淡看着通天教主,红绣球在她手中转动,红光丝丝缕缕如烟似霞,一个站在洪荒,一个立足混沌,苍穹呻吟,仿佛承受不住两位圣人的视线,在破碎边缘苦苦挣扎。

    虚空一声巨响。

    拉回了圣人视线。

    一道白影与一道黑影极速倒飞出去。

    石矶倒飞出去三千里不止,鲲鹏身影在百里外一晃,消失,再出现已在石矶头顶。

    鲲鹏眼神冰冷,遮天大手罩向石矶,五指如钩,掌心风水轮转,一个混沌大漩涡,四面八方虚空崩坏,地火风水皆被吸入掌中重归混沌,混沌漩涡极速扩大。

    石矶眼中风云变幻,又复归平静,一声轻敕:“定!”

    混沌之风被定住了一息,水势凝滞,石矶一拳击出,打入漩涡中心,一声巨响,风水破去,拳掌交击,石矶下沉,鲲鹏上升,都如流星。

    鲲鹏大袖翻飞,如垂天之云,又如遮天之翼,鲲鹏一瞬由动转静,又由静转动,俯冲而下,一双鹰隼锐利到了极点,虚空都被刺穿。

    石矶下坠千里又千里止住,石针入手化箭,左手书文,右手出箭,一个血色大文附箭,箭生双翼,超过了光速。

    嫦娥动容又欣慰,也不知是为石矶欣慰,还是为石矶的弈箭。

    也许都有。

    天地有风,无声,无论是圣人还是大能,都不曾分神,这已算圣人之下的巅峰对决。

    尽管石矶的境界远不如鲲鹏,但谁又敢说她不是绝顶。

    她从不以境界压人,也不以境界显赫洪荒。

    就拿这一箭来说,圣人之下,谁敢轻言接下。

    燃灯脸上铁青。

    冥河神情数变,毅然出剑。

    通天冷哼一声,青萍斩向元屠阿鼻。

    元始天尊眉心一动,三宝玉如意出手拦住了青萍。

    女娲嗤笑一声,也不知嗤笑谁,或者是同时嗤笑两人。

    老子眉头皱了又皱。

    凤凰台上的宫装妇人弹指,凤凰翎飞出,一分为二,化作赤凤火凰两柄远古战兵截住了元屠阿鼻。

    “凤祖!”

    冥河咬牙切齿。

    凤祖轻轻一笑,仪态万千,同为老祖,龙、凤、麒麟,三族老祖只在曾经的道祖魔祖之下,隐居天南两个纪元,谁敢惹她?

    便是圣人传道也绕过了天南。

    这种引领一个时代的一方霸主,脾气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且她已经与天南融为一体,谁又会不自在去惹她。

    冥河出剑,通天出剑,元始出手,凤祖出手,兔起鹘落,都发生在转眼之间。

    “啊!”

    无数人惊叫,箭射中了鲲鹏面门。

    “叮”一声磕碰之声。

    鲲鹏面容已变,变成了远古大鹏之面,鸟喙崩飞了弈箭,不过他也出现片刻眩晕。

    这片刻的眩晕够石矶做很多事情,比如……

    鲲鹏目眦欲裂,“你敢!”

    石矶的大手已经对着鲲鱼头颅拍了下去。

    石矶眼皮都不动一下,她有什么不敢的?

    混沌鱼腹翻江倒海,黄金神域中灰眸老者闷哼一声,委顿下去。

    天琴一点神篆,结成神域的金色神性丝丝缕缕被收回,神篆落入天琴眉心,方寸之间,一个个小世界亮起,熠熠生辉。

    天琴脚下生桥,连接混沌彼岸。

    鲲鹏嘴角出血,眼神暴戾之极的杀来。

    鲲鱼背上蓄势已久的小剑魔一蹬鱼背,大鱼猛的下沉,她已如离弦的箭,疾飞而出,绝世锋芒洞穿虚空,拖曳着长发的黑衣石矶一寸一寸化身为剑,一剑,又似万剑,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鲲鹏脸色阴沉,化手为爪,一只无法形容的苍青之爪,散发着最古老的原始气息。

    梦婆婆微微失神,她们那个时代的气息。

    苍青之爪抓住了绝仙之影,绝仙之影这柄介乎于虚实之间的绝世凶剑竟被抓住了。

    石矶手握石针,带着重重白影已到鲲鹏眼前,快到了极点。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