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光明之中,云升云落,莲花盛开,白云如床,莲花升座,东西方四圣或坐百亩云床,或坐百亩莲台,如四座大山而至。

    女娲含笑漫步红霞之中与四位圣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她态度很明确,她是来破诛仙阵的,诛仙阵破了,也就没她啥事了,但她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准备留下来看戏。

    昔年三清堵她,五圣在不周山围攻她,她可记忆犹新。

    至于拉她下水,这才多久。

    她连个盹都没打,怎么会忘。

    女娲瞅瞅通天,又看看东西方四圣,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当然,石矶也是她着重观察对象。

    以前总隔着一座城,隔着天人两道,如雾里看花,有些看不清,现在机会难得,她可得好好看看,说不定以后就看不着了,这可是让她吃了不止一次哑巴亏的蝼蚁,这种蝼蚁,不要说她证道成圣后,便是她证道前也没遇到过。

    心狠,是真心狠,心黑是真心黑,曾让她咬牙切齿又气又怒又无可奈何。

    “贫道倒要看你这次如何逃出生天?”

    女娲轻笑出声,很不合时宜,但谁又会说她?谁又有资格说她?

    四圣齐至,阐教门人跟在元始天尊身后,南极仙翁在左,云中子在右,四位破阵弟子各背宝剑,四口宝剑上贴着玉虚符印,二代弟子在前,三代弟子在后。

    四圣以泰山压顶之势俯瞰通天教主及其门人。

    众门徒凛然不惧,或怒,或愤,眼中皆有杀意,尤其是看向背负诛仙四剑的四人。

    小剑魔也是。

    石矶淡如晨烟,薄如轻雾,和光同尘,照着月光,晒着太阳,已经不能用平静来形容。

    她不看人,也不看天,仿佛听天由命。

    即便这样,几位圣人也没放松对她的警惕。

    反而对站在八卦台中央的通天教主没有多少戒心。

    但这一次,通天教主却令他们大吃一惊。

    通天教主抬剑:“放他们离开,我随你们去见老师。”

    元始老子一愣,便是其他三位圣人也是一愣。

    这很不通天,通天不是只会用剑讲道理吗?

    众圣若有所思的瞅了石矶一眼,这次他们可冤枉石矶了。

    “别人都可以走,她必须留下。”

    说话的是元始天尊。

    “好!”

    石矶突然出声。

    众圣又是一愣,包括通天教主。

    石矶对通天教主打了个稽首,道:“我再做一次主。”

    她又转向众弟子道:“还不快走!”

    “弟子不走!”

    “弟子也不走!”

    一个个弟子拜倒在地,眼中浮现泪光。

    天地皆寂,五位圣人沉默,这样的截教,这样的门人。

    石矶不为所动,声音平静道:“这是法旨。”

    “请恕弟子不能遵从法旨!”

    多宝以头触地。

    “请恕弟子不能遵从法旨!”

    一众弟子以头触地。

    天地动容,这样的截教,这样的弟子。

    有人心如铁石,“你们想叛教不成?”

    “弟子不敢!”

    “弟子不敢!”

    众弟子惶恐。

    “走!”

    一个字,如惊雷入心。

    一个个弟子叩首离去,“老师保重,琴师保重!”

    通天教主看着一个个弟子离去,既骄傲又难受。

    石矶目送众弟子离去却松了一口气,她对通天教主道:“这几位圣人教主可得帮我拦下!”

    通天教主闻言眼睛一亮,他笑道:“正合我意!”

    他本来是打算在去紫霄宫的路上跟他们干一架的。

    几位圣人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们果然没看错你。

    他们说话没避其他圣人,接引准提苦笑,元始天尊脸色难看,老子淡淡看了石矶一眼,不善。

    “通天,你莫要自误!”

    这是元始天尊的话。

    通天教主大笑一声,剑指四圣。

    四圣向前。

    石矶出声提醒:“教主,一旦动手,便无须顾忌,大不了打碎天地重炼地火风水再造乾坤。”

    四圣闻言,脸都是一黑,女娲也笑不出来了,他们同想起了一件令他们心虚的事故,不周山之倒!

    也是他们六个,同样是五打一。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