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石矶离开了巫族,但并未南归,而是继续向北。

    这次她带着三个徒弟,玄雨、小熊、申公豹。

    玄雨跟着石矶大摇大摆走进了妖族北俱芦洲的北方领地。

    对于一个曾以大巫之身执意拜入大妖门下的玄雨来说,这不算什么。

    他就是个巫族的异类。

    他不仅跟着石矶踏入了妖族势力范围,还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走进了万妖祖庭。

    万妖祖庭,石矶也是第一次来。

    妖族妖帝率万妖庭众妖相迎,穿上妖帝冠冕的小九,贵气十足,英武不凡,身后跟着妖君白泽,白泽之后分两列,左为妖君,也就是大能天君,右为昔年妖神,今日妖帅。

    北辰君依旧清俊,面如满月,身若修竹,金刀客一身金袍灿烂,不过缩手缩脚,有些拘谨,还有那两位被西惑君揍过的大能妖君也苟着身子。

    妖帝执掌招妖幡,万妖祖庭,不管是大能妖君还是妖帅妖神都得俯首称臣。

    所以,涂山,商羊也来了,即便他们再不想见石矶,也得相迎,至于有没有笑脸,妖帝陛下是不在乎的。

    “姑姑!”

    妖帝陛下一声姑姑,不知令多少人掉了下巴。

    小九躬身见礼,毕恭毕敬。

    白泽也是,白衣出尘,温文尔雅,这位妖族第一智囊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如沐春风,但谁都知道这位在妖族的地位,这位辅佐两代妖帝的大妖,深得妖族上下信任,巫妖大战之后,妖族最动荡最茫然的那段岁月,便是他主持妖族大局的。

    那时候,妖族无主,又逢惨败,举族迁来北俱芦洲或悲或伤,人心惶惶,他临危受命,执掌妖庭,那是妖族最低迷的岁月,是他带着妖族走出来的。

    白泽为帝,这是白泽没有领回少主前妖族几乎所有人的心声,直到,有一日,白泽带回了一个少年,他将这个少年扶上帝位,第一个拜倒在少年脚下。

    他们还是有些恍惚,他们妖族有帝了?但不是白泽?

    但看着那个拜倒在少年新帝面前的白色身影,他们只有感动,和尊敬,更尊敬。

    白泽为帝,他们妖族有两位妖帝,在他们心里,白泽为帝。

    “见过琴师大人。”

    “见过琴师大人。”

    如果说石矶在巫族的威望是从下而上的认可。

    那么在妖族,便是一道帝后法旨,从上而下,名正言顺。

    万妖最后一次聚会之时,她坐在左手边第一个位子。

    这里的所有人,除了北辰君,都要向后。

    那可不是一般筵会,天帝陛下、帝后陛下、东皇陛下、妖师大人,都出席了。

    而左右只有两个首位。

    她便坐了一个。

    那时候妖族何等鼎盛,大能天君不下百位。

    今日再坐,便是妖师亲至,也不过持平而坐。

    北辰君就有些勉强了。

    鲲鹏从石矶踏上北俱芦洲便没放松过。

    即便石矶给他的感觉很虚弱,好像他一巴掌便能拍死,但他真能拍吗?又敢拍吗?

    碧游宫那位没来找他麻烦他就该谢天谢地了,他若敢伸手,那位绝对会砍了他伸出的爪子。

    石矶去了巫族,鲲鹏松了口气,在石矶继续北上之时,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实在是石矶每次来都没好事。

    看着石矶被迎进了万妖庭,鲲鹏又陷入了沉思,石矶去巫族他可以理解,但石矶来妖族做什么?

    在石矶离开时,新妖帝与她同行时,鲲鹏更糊涂了。

    石矶一行又多了一人。

    众妖恭送。

    飞廉、妲己,这两位故人也在列,妲己飞升洪荒后,被她师父接了回来,飞廉是个君子,很厚道的一个君子。

    妲己拜他为师,真不算错。

    半月后,石矶一行到了太阴星外,石矶让他们等着,她一人进了太阴星。

    半日后,她与一个看着很天真很可爱但眼中不时闪过狡黠的青衣小姑娘走出了月宫。

    “哥哥!”

    小姑娘一蹦一跳,便到了少年妖帝身边,还是兔子的作风。

    “小月亮。”

    少年妖帝一瞬成了小九,小十二的哥哥,笑的有些傻,眼里尽是宠溺。

    “小十二!”

    有人不高兴了。

    他这么大个人,这兔子竟没看到。

    十二月一回头,眉开眼笑,“玄雨!”

    “什么玄雨?要叫哥。”

    十二月吸吸小琼鼻,又眉飞色舞的叫了一声:“玄雨!”

    玄雨嘟囔了几句,也没办法,这只兔子他惹不起。

    “走吧。”

    石矶在前,她们队伍又多了一人。

    她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天庭。

    天帝王母已在瑶池外等着她们,或者说她。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