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685年,也是齐桓公元年,齐桓公纳鲍叔牙之谏拜管仲为相,拉开了齐国内修政治,外交诸侯,注重农业,发展经济的富国强兵之路。

    管仲这位法家先驱,华夏第一相,终得其主,也得其时。

    齐桓公以“仲父”称之,足见其诚,也见其敬。

    公元前684年,桓公二年,齐桓公出兵灭谭国,因其逃亡时经过谭国,谭国对他不好。

    齐灭谭,谭国国君逃往莒国。

    齐桓公乳虎啸谷初露锋芒。

    齐人振奋,举国欢庆。

    “先生,先生,我们国君打胜仗了!我们国君打胜了!”红衣欢欣雀跃。

    “我已知道。”石矶语气很平淡。

    红衣迟疑了一下,问道:“先生不高兴?”

    “高兴。”

    只两个字可听不出一点高兴。

    “今日的功课做完了没有?”

    红衣勒勒,蚊子般吐出两个字:“没有。”

    乖乖去练剑了,是的,是练剑,身处红尘之中,自少不了麻烦,因为一次欺辱,石矶决定教她剑术,是的,是剑术,不是剑道。

    十日后,一个内侍走进了红衣坊,“国君有令,召红衣坊乐师进宫献艺,记住,所有人都必须去,特别是红衣琴师。”

    这四年,红衣坊在齐国已远近闻名,在临淄更是家喻户晓,没来红衣坊听过琴的临淄齐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临淄人。

    现在红衣坊也不再是石矶与红衣两人,这些年,她们收留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齐襄王死后,又回来了一些乐师? 所以,现在的红衣坊每天都很热闹。

    听到国君相召,有人如惊弓之鸟? 有人却跃跃欲试。

    “先生? 您……”红衣有些忐忑的叫了一声先生。

    “你们自去? 不用管我。”

    石矶站在窗前看着远方,她知道她该离开了。

    ……

    齐宫,齐桓公长身而立? 两手展开? 闭着眼睛,三个内侍前前后后为他打理着衣服,佩戴着环佩。

    一个内侍犹豫了半天? 才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君上? 您的发簪太旧了? 奴给您换个新的吧。”

    原本雕塑一般纹丝不动的人一瞬睁眼? 豁然转身? 一身威严君袍掀起惊涛骇浪? 虎目龙威,吓得内侍一屁股摔倒,软瘫在地。

    “拖下去!”

    那个内侍一句话都没喊出来便被堵着嘴拖了下去。

    龙有逆鳞,他碰到了这位年轻国君的逆鳞。

    另外两个内侍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大气都不敢喘。

    “继续。”

    两个字威重而不露。

    两个内侍忙起身? 战战兢兢捧过国君冠冕为国君戴上? 那个负责戴冕的内侍已经不在了。

    去了哪里? 他们心里都有数。

    桓公两手放下,两个内侍退后,桓公大步离去? 他们才喘了一口气,才敢擦脸上的汗。

    ……

    “国君驾到!”

    以管仲为首的文武起身。

    桓公出来已是面带微笑。

    “恭迎国君!”

    “仲父免礼,诸卿免礼。”

    “谢君上。”

    国君坐,相国坐,文武坐。

    国君祝酒,君臣同饮,桓公抬手一声:“奏乐,开宴。”

    琴音为主,众乐相合,桓公之下臣子举箸的一顿,举樽的一停,都被琴音吸引住了。

    便是管仲也是一怔,露出了赞叹之色。

    唯桓公不为所动,自顾自的饮酒。

    “君上,可是此乐不好?”

    齐桓公摇了摇头,不是不好,而是不够好。

    文武面面相觑,不是挺好的吗?

    有人一鸣惊人:“是不够好,四年前臣下在红衣坊外听过一曲,至今难忘。”

    一语激起千重浪。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