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混元的眼神又有不同,女娲当下最在意石矶生死,因为石矶是她哥哥头顶的一面盾;老子在做一个决定,他眼里没有石矶,因为他考虑的因素不涉及石矶的生死;元始天尊如巍巍昆仑,居高临下,风吹不动,他只会看着,看一个过程,见一个结果,仅此而已。

    接引慈悲,石矶的生与死,他都会宣一声佛号,准提想出手,但又有很多的顾虑,所以没动。

    即便他们都明白石矶对神魔战场,对洪荒的重要性,他们还是不会为石矶一人站到天道对立面,即便他们已经不是天道圣人。

    也许在他们潜意识中石矶还是那年那月的那个蝼蚁,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他们之间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在人道祖地,鲲鹏的转世之身庄周庄子,曾留下了这样一句惊世骇俗的大逆之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因为圣人本质上已不是人,远于人,而近于道。

    与石矶此刻元神的神性冰冷极其相似。

    其中的取舍也各从本心。

    也就是道,他们的道。

    石矶睁眼的一瞬,五大混元视线齐齐上移,看向了天罚中心:漆黑如墨,****,一个狂暴又深不见底的漩涡,一根不曾在此方世界出现过的雷霆之柱露头,虚空与之一触即化,化为真空,地火风水不存。

    五大混元瞳孔收缩。

    鲲鹏一瞬飞出北冥,凌空而立,死死盯着那根仿佛能毁灭一切的狰狞雷柱,鲲鹏深吸一口气,又狠狠吐出一口气,鹰隼凝视,铭记漆黑雷霆之柱上的每一道不朽道痕,刀刻斧凿,鬼斧神工,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

    雷罚之柱从天罚之眼中一节一节抽出,变大变粗,虚空层层震碎,霸道之极,雷霆之罚直达石矶头顶,中间的一切都被毁灭性的震碎。

    石矶平静抬手,一点光明迎上,鸿蒙初开便破碎,太极初分再碎,不周方立,立碎,五行方始,再碎,莲花乍开,炸碎,菩提叶生即凋,八卦成图又毁......

    挡不住!

    嫦娥一步迈出了月宫。

    伏羲抓紧河图洛书的手已见汗。

    但......

    挡住了?!只是一指,一点光明。

    石矶元神激荡,破境,又是一元复始,一点介子光明,在石矶指尖如同实质,小小光明吞下了半截雷柱,还令不可一世的雷罚之柱第一次出现了停顿,尽管在这个过程中石矶被压小了一倍。

    是的,她的元神被压小了一倍,只剩下了半个须弥,但她在重压下元神凝质,破境了。

    混元圣人眼中闪过诧异,天地大能无不愕然。

    一元复始,太极两仪,天地不周,五行造化,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八卦成图,周天星斗......

    “神通!”

    众人这才发现石矶指尖的光明介子是一点神通雏形,或者说神通本源。

    “她......她在借雷罚炼神通?”

    怪不得一遍一遍,周而复始。

    她的朝歌城可曾接下过圣人全力一击,是的,是圣人全力一击,而不是混元大罗金仙一击。

    尽管最后,城破了,她的大神通也毁了,但谁又能忘了她曾经的神通。

    难怪她来来回回都是那么一指,也不见烫手,也不见手黑,原来她指尖一直有不止一座城。

    也许是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