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山的绝顶峰是骷髅山最高的山,两人对坐,抬头可见天,天无日月,却有三千光明,如三千白日照亮整个神魔战场,时有黑点落下,那是有神魔降临,三千世界,三千世界之桥,越来越亮了。

    神魔战场没有黑夜,只有三千光明照耀下的永昼,无限光明。

    这里的一切都纤毫毕现,和光同尘。

    坐在山上的人,如坐在神域一般,高大浩渺,光晕环绕,神圣柔和。

    昊天看天良久,发出一声感叹:“还是不习惯。”

    “不习惯,就不要去看。”

    这是石矶的建议。

    昊天很无言。

    昊天话锋一转,问道:“我来了这么久,怎么不见小熊他们?”

    “我喜欢安静,他们都在外面。”

    昊天再次轻叹,对好友放养徒弟的习惯,他还是知道的。

    “可是想见他们?”

    昊天摇头,“算了,也没什么事,就不折腾了。”

    石矶虚心接受,也不见外。

    两人又坐了一会,昊天提出了论道。

    石矶却笑着拒绝了。

    本来很寻常的一件事,石矶却拒绝了,昊天大为费解。

    直到昊天离开,石矶也没给出任何解释。

    石矶站在骷髅崖目送昊天离去,身上的青袍轻起轻落,身后的三千青丝微微扬起,无限天光落在她身上的一瞬,扭曲折射成了无数光景,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巫妖盛世,人道天堂,时空变幻,光阴流转,微不可察,转瞬即逝。

    在石矶转身回头的一瞬,一切回复平常,石矶走回蒲团前坐下,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左眼中似乎有一片柳叶解封,右眼中似乎有一截断箭疾逝。

    昊天再次回头,身后已被重重血雾挡住了望眼,骷髅山,和骷髅山上的人,都已被血雾遮掩。

    昊天微微失神,他有一种感觉,他此次前来好像打断了好友很重要的一次闭关。

    昊天轻叹一声,折身返回洪荒。

    绝顶大能的直觉自然不会有错,此次昊天前来,石矶确实中断了闭关下了一趟山。

    要说其中危害有多大,那倒不至于,但功行一半总有亏损,这是避免不了的。

    石矶这些年月一直在做两件事,疗伤,悟道。

    疗伤,当然不是指单纯疗伤,千年前那次天道天罚中,她的道体在天罚下寸寸裂开,元神一举冲破道体桎梏入了三十三重天,所谓有舍有得,这便是她当时的选择,或者说谋算,借天道之力打破道体,获得元神自由。

    元神突破,道体却成了渣渣,虽然没碎成一堆瓦砾,但也像龟裂的瓷器一样,裂纹遍布,但也只有这样支离破碎漏风又漏雨的道体才能坐下三十三重天的大神,才能让三十三重天的大神不觉得憋屈,不时时想着离家出走。

    这也是她内在孕育出的劫数。

    为此她还自斩过一次元神,也就是她的轮回转世之身。

    谁知斩了之后,元神不仅很快恢复如初,还破而后立顺势又长了一分。

    劫数也因此不减反增,又重了一重。

    这也是促使她早日来到神魔战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她想出的解决之道便在这里。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