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花开见我,照见本身。

    “你是谁?”

    “石矶。”

    “不,你不是。”

    “那我是谁?”

    “你要去找!”

    “不用你说,我便是石矶。”

    “不,你不是!”

    石矶淡淡一笑,她是谁,还用“她”说。

    彼岸花开,花开见我,照见本性。

    “你本性嗜杀!”

    “不对。”

    “嗜杀成性,还敢说不是?”

    “非是嗜杀,也并未成性。”

    “如此多的生灵死于你手,还敢说不是嗜杀成性?你这是自欺!”

    “自欺?呵呵。”

    “若我真喜嗜杀,定要嗜杀成性!”

    石矶嘴角勾起一抹偏执,一抹不屑。

    她本性为何,还要“她”说。

    彼岸花开,花开见我,照见本心。

    “你独爱琴道。”

    “对。”

    “为了琴道什么都可以放弃?”

    “对。”

    “那就放手!”

    “放手?”

    “对,放弃他们,我们还有琴道要走。”

    “不是我们,是我。”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不,你是我,但我不是你。”

    “不一样?”

    石矶轻笑:“不一样,你只是我的本我执念,我还有善恶。”

    “善恶不是被你舍弃了吗?”

    “不是舍弃,而是分离。”

    石矶又加了一句:“你也一样。”

    “不!我不同!”

    “有何不同?”

    “……”

    “不管有何不同,你现在都得放手!”

    “为何?”

    “不放手,我们的琴道就断了,你我都会死!”

    “死也不放手,你该懂的。”

    “不懂不懂,我不懂,你快放手,放手以后,我们就能证道,对,证道!证道混元,我们再搜罗鸿蒙紫气去做那不死不灭的圣人!”

    石矶轻轻摇头,笑着说道:“圣人,现在我难道便不是?”

    彼岸花开,花开见我,石矶头顶一朵彼岸花摇曳盛开,神魔战场,亿万万魂灵朝她朝拜,花蕊中心走出了一道缥缈虚影,姿态慵懒,似刚从睡眠中苏醒,她举手投足间,都牵动着亿万万魂灵心弦,仿佛生死只在一线,魂灭只在她一念。

    神魔战场,早已积尸成山,大地被抬高了不知多少,层层积尸之上,魂灵密密麻麻跪拜,诚惶诚恐,唯恐惹她生气。

    “这是?!”

    不管是洪荒大能,还是域外神魔,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寥寥数人知道石矶这是在斩尸,而且好像成了?

    女娲娘娘,准提圣人,惊诧之余又多喜色,接引一声佛号,疾苦的脸上看不出喜乐,元始天尊神情复杂,老子愕然,他们这些斩过三尸的混元圣人谁都没想到,石矶竟在这个时候,就这么斩出了执念本我。

    像鲲鹏冥河,镇元子,这些老祖,也猜到了什么。

    他们毕竟离这个境界不远,甚至有些已经触摸到了。

    不过一境之差,岂知千百万里之遥。

    他们心情无不复杂,毕竟不管是谁看着一个晚辈登顶将他们抛下,也不会好受。

    大概同境界中,只有嫦娥后羿会真心替她高兴。

    域外神魔隔着此方天地,模模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他们走的都不是斩尸成道的路子,恐怕连三尸是什么都不知道。

    小剑魔盯着石矶头顶的虚影,有些不善。

    那虚影察觉小剑魔的不善,淡淡扫了一眼,撇撇嘴,打了个哈欠,躺在彼岸花中睡了。

    这可把小剑魔气得。

章节目录

洪荒之石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叶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金并收藏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