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祖光影,像宇宙中的人形星云,是赤目神王一身修为的体现,挥手可灭界,吐气可吹动星海。

    但它崩塌了!

    那等景象,震撼了幻灭星海的所有生灵。

    一颗颗熄灭了的恒星上,所有神级生灵都心惊胆颤,知晓是无量境强者在斗法,纷纷放下昔日的芥蒂,联手布阵,要守护星域。

    “乱世已至,边荒宇宙也无法幸免。”

    “消息已传到各族老祖那里,必有一些老祖会真身赶来,相信这场争斗,不会对幻灭星海造成太大破坏。”

    “无量境强者斗法的余波也很可怕,足以毁掉很多生命星球。”

    ……

    四象圆满了!

    张若尘清晰感觉到自己可以完全掌控一片天地,在这片天地中,包括天地规则都受他的意念操控。

    他站起身,身形卓越挺拔,看向赤目神王。

    无形的气势,如一柄天剑,直刺赤目神王的灵魂。

    不知为何,对方明明才刚刚破境,只是一个年轻小辈,赤目神王却感觉自己数十万年修炼的平稳心境要被击破。

    “这是真正的年轻始祖出世了!”

    赤目神王很果决,转身就走,冲向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相交的破碎混沌地带。

    的确很丢脸,做为乾坤无量中期中的老牌神王,见到一个刚刚破境的小辈,不战而逃,算是开了先河。

    但赤目神王相信自己的直觉。

    要战,在全力以赴下,或许可以与那小辈一较高下,但根本没有胜算。反而可能会因此负伤!

    张若尘眼中亦是闪过一道意外神色,这些能够与天庭战斗三十万年而活下来的地狱界老家伙,果然很懂保命之道。

    蚩刑天重新凝聚出神躯,看见遁逃而去的赤目神王,笑道:“赤目神王,打都还没有开始打,你怎么就逃了呢?有本事留下来,与你刑天爷爷大战七百回合。”

    被一位大神挑衅,赤目神王心中沉冷,飞至破碎混沌地带的边缘位置,回头看向蚩刑天,道:“会有机会的,不需要七百回合,用诅咒,就能磨灭你所有神灵物质。”

    突然,赤目神王脸色激变。

    “是吗?什么诅咒如此厉害?”

    张若尘出现在混沌地带中,距离赤目神王不足千里。

    对无量而言,这样的距离,如近在咫尺。

    赤目神王哪里想到张若尘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刹那前,还在一片星域外,本以为自己已经绝对安全,才稍微停留,回应蚩刑天的挑衅。

    只是刹那,张若尘就跨越星域而至。

    赤目神王看见张若尘脚上的那双靴子,察觉到始祖之力的波动,但并未因此惊慌失措,道:“若尘神尊这是想要留下老夫吗?”

    “怎么,神王觉得我没有这个实力?”张若尘飘在虚空,目光幽邃深沉。

    赤目神王道:“你不会真以为,老夫是怕你,才会遁走吧?老实说,真要斗起来,你或许是要强了一些。但若是生死之战,你得有与老夫同归于尽的心理准备才行。刚刚破境,未来有无限可期,何必要冒这个险呢?”

    蚩刑天也觉得要留下一位老牌神王不现实,很可能弄得两败俱伤,向张若尘建议道:“让他将麒麟拳套和火道奥义留下,就放他离开。”

    赤目神王道:“想要神器和奥义,那就死战一场。老夫与白尊联手,你们真有那么大胜算吗?”

    张若尘目光向另一方位望去。

    只见,白尊消失在虚空,施展了某种无声无息的遁法离开,显然她没打算与赤目神王同进共退。

    但张若尘觉得,白尊可能没有离开太远,而是在等待机会。

    等待他们两败俱伤后,再出来收拾残局。

    千骨女帝没有去追白尊,脚踩一片时间神海,从远处走来,挡住赤目神王另一去路,道:“同是冥族无量,却无法做到齐心协力。赤目神王,你这人缘也太差了!”

    “哗!”

    赤目神王踩碎空间,身体化为幽光,坠入虚无世界。

    张若尘刹那间追上他,两者真正近在咫尺,一道不动明王拳猛然轰击下去,如不动明王大尊再现人间。

    赤目神王亦打出拳劲,手上的神器拳套,显化麒麟光影,神力浩浩荡荡涌出。

    “轰!”

    强横绝伦的力量压来,神器拳套也挡不住,赤目神王感觉自己的手臂痛得发麻,骨头像是要断了一般。

    不动明王拳太强横了,可以与神器对轰。

    “嘭!嘭!嘭……”

    一连十数次对拳,张若尘手臂上的次神级至尊圣器拳套,被麒麟拳套打得碎裂。

    但,张若尘的拳头,比次神级至尊圣器拳套更硬,力量更强。

    赤目神王的手臂上,已开始滴血,立即激发奥义的力量,引来源源不断的火道规则,拳头如恒星一般明亮,将虚无世界都照亮一大片。

    “只有你才有神器吗?”

    张若尘手中出现一只鼎,手持鼎足,向下方砸去。

    鼎身上,巫文和洪荒山河的图景在闪烁,爆发出来的本源神力,让赤目神王胆寒。

    他最怕的,就是地鼎!

    单论修为,他比张若尘高出一个境界,就要迈入乾坤无量巅峰,怎么都不惧。哪怕不敌,也能自保。

    但九鼎名气太大,号称古今第一。

    赤目神王想要收拳避闪,已经来不及。

    “轰!”

    地鼎落下,与赤目神王的拳头对碰在一起。

    手臂“啪啦”一声断掉,鼎身重重砸在赤目神王胸口,神衣变得破破烂烂,不断向外渗血。

    渗出的神血,被地鼎的本源力量,顷刻间分解。

    赤目神王意识到不妙。

    地鼎绝对是一件弑神大杀器,他立即燃烧神血,激发“血禁冥法”,爆发出极致速度。

    血禁冥法一旦施展出来,寻常大自在无量也留不住他。

    但,张若尘穿着始祖靴,追上施展血禁冥法的赤目神王,地鼎再次轰击下去。

    赤目神王撑起冥祖光影和神王冥界,却根本挡不住,神躯被地鼎打得爆开了一半,大量血雾弥漫在虚无世界中。

    “张若尘,你以为白尊真的遁走了吗?”

    在这一刻,赤目神王是真的明白为何殿主宁愿不去星空防线,也要去离恨天斩张若尘了,此子威胁实在太大。

    这才刚刚破境,就能将他一个老牌神王逼入绝境,想逃都逃不掉。

    赤目神王将神器“麒麟拳套”,扔给张若尘,道:“若尘神尊,老夫今日已服,若再追杀,只能是同归于尽之局。”

    血禁冥法依旧催动,刹那间,赤目神王的半截神躯遁飞而去。

    张若尘收起麒麟拳套,再看去,赤目神王已消失在黑暗和虚无的尽头。

    张若尘没有继续追,不得不说,赤目神王真的很强,战力与没有破境前的太清祖师和玉清祖师相比,也只弱半筹。

    在没有拿出地鼎前,十八丈内,他能与张若尘硬碰十数击,虽然负伤,但终究是扛住了!

    他若自爆神源,张若尘没有把握阻止。

    连神器都能舍弃,那么离舍弃性命,也就不远了!

    更关键的是,张若尘的确察觉到了后方的变故。

    ……

    话说先前,张若尘刚刚追击赤目神王进入虚无世界,白尊立即再次现身,施展冥光咒,禁锢了蚩刑天和渔谣。

    两根白色发丝,跨越数十万里,如同钓鱼一般,将冥光咒中的二人钓走。

    很显然,赤目神王和白尊都精明至极,先前那一切,完全就是在演戏。

    他们暗中制定了策略,白尊先假意遁逃,由赤目神王将张若尘和千骨女帝引走。白尊再现身,擒拿蚩刑天和渔谣,以二人性命,制衡张若尘和千骨女帝。

    但,张若尘破境后的战力,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

    根本不需要千骨女帝出手,一人就将赤目神王杀得落荒而逃,施展血禁冥法都没用。最后损失了半具神躯和一件神器,才脱身而去。

    白尊这边,并不顺利。

    千骨女帝以无间神剑破开了空间,直接跨越一片虚空,出现到她身前,挥剑便斩。

    两根缠绕蚩刑天和渔谣的发丝断裂。

    白尊以七丧冥花,与千骨女帝一连对拼五击,察觉到张若尘返回,这才破开空间,冲入虚无世界。

    张若尘穿着始祖靴,速度何等之快,一把抓住白尊后背……

    很滑!

    是她身上的白色神衣,布满符纹,滑不留手。

    张若尘手指很有力量,从背心滑到衣角边缘,扣住衣角,猛然发力,将白色神衣扯了下来。可惜,白尊的真体散发血光,施展血禁冥法,冲进虚无世界。

    顷刻间,远去。

    张若尘看了看手中的白色神衣,怕再有变故发生,没有去追。

    毕竟之前,千骨女帝感应到了九螭神王的气息,但那个老家伙却一直没有现身,谁都不知他是不是藏在暗处。

    “哗!”

    “哗!”

    千骨女帝挥剑,飞出两道剑光,斩破困住蚩刑天和渔谣的冥光。

    渔谣向千骨女帝致谢,道:“冥族的诅咒诡异,防不胜防。遇到冥族的神王神尊,想要逃走,太难了!”

    张若尘静静立在半空,释放真理之心和无极神道细细感知。

    蚩刑天不明所以,见他拿着白尊的神衣,一动不动,很像是在回味什么,忍不住道:“若尘神尊破无量,一战脱下白尊衣。此事传开后,在神灵世界,必然又是一段风流佳话!”

    张若尘懒得理蚩刑天,看向千骨女帝,道:“那位果然藏在暗处。”

    千骨女帝自然知晓,张若尘所说的“那位”,必是九螭神王,心中震动不小,眼中浮现出深思神色。

    “应该是我破境后,他才赶到。想要坐收渔利,所以一直没有出手,但却没有料到赤目神王和白尊败得太快,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出手时机。”

    张若尘又道:“他已经退走了!应该是知道,凭他一人之力,奈何不了我们。”

    “所以说,团结才是力量。”

    蚩刑天道:“天庭和地狱界内部都不齐心,相互不信任,都想躲在后面捡便宜,让别人去打生打死,最后错失战机。像我们这种讲义气的修士,拼死都要帮助同伴破境的,还是太少了!”

    张若尘笑道:“等我巩固了境界,就助你恢复根基。伤得很重?神灵物质流失了不少吧?我刚收取了赤目神王一半血气,活性很足,可炼成血气神丹,助你疗伤,恢复神灵物质。”

    蚩刑天嘿嘿大笑起来。

    ……

    在虚无世界遁形了许久,确定张若尘没有追上来,赤目神王和白尊才回到真实世界。

    这里,远离了先前斗法的地方,相隔十分遥远的虚空。

    但他们依旧谨慎,收敛身上气息,害怕被张若尘感知到。

    两人情绪很低落,做为神灵中的枭雄,在冥族和地狱界呼风唤雨,却败给了一个小辈。刚施展了血禁冥法,身体也很虚弱。

    白尊身穿白色鳞片状的内甲软铠,水蛇般的腰身柔韧而纤细,但脸却如陶瓷一般,白得吓人,让人生不出任何幻想。她道:“先疗伤,或许还有机会。”

    赤目神王知晓白尊指的是什么,毕竟想杀张若尘和千骨女帝的,不只是他们。一时的得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未来还有机会翻盘。

    “哏哏!”

    冷笑声在这颗熄灭了的恒星上响起,从四面八方传来。

    长着九颗头颅的九螭神王,出现在白尊和赤目神王眼前,飞落到地面,眼神充满鄙夷,道:“看看你们两个都落魄成什么样子了,一个被打碎半个身体,主动交出神器保命。一个连神衣,都被脱下,仓惶遁走。地狱界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赤目神王的神躯,已重新凝聚出来,但血气损失了一半,气息都比不过白尊,冷道:“九螭,原来你先前也在。你为何不出手?你如出手,合我们三人之力,不说拿下张若尘,至少可以将花影轻蝉镇杀,夺走无间神剑和三成时间奥义。”

    白尊亦投过去一道疑问的眼神,道:“我们是盟友,上三族的神灵,更是最坚固的盟友关系。你隔岸观火也就罢了,居然还来说风凉话,这不是在分裂冥族和死族的同盟关系?”

    九螭神王道:“赤目被地鼎重创的时候,本座才赶到。本是想要出手,但你们败得太快了!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要对付张若尘和花影轻蝉,终究还得我们齐心协力才行。”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