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然显现将展蒙包裹其中的,正是萧冰的离恨蚕魂阵。

    萧冰,当初在天玑府城之时曾经与兰沂梦远去不见了。后来秦凤鸣出离天玑府禁地,也未再见到萧冰。

    后来秦凤鸣专门叮嘱过花幻菲与秦道羲,要找寻萧冰,告知他离去之事。

    秦凤鸣当然不会对萧冰有什么想法,但既然萧冰与他一同到的天玑府城,他便要关注萧冰的安危。

    现在萧冰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后来寻到了秦道羲与花幻菲。

    听闻秦凤鸣要与一名幽阜宫大乘争斗,唯恐天下不乱的萧冰哪里会袖手,立即开口,要相助秦凤鸣。

    而秦凤鸣也确实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能够羁绊展蒙片刻的契机。

    否则以展蒙之能,在秦凤鸣众人还未完全激发五行须弥大阵之时,就可能脱离出法阵笼罩范围。

    此刻突然被萧冰的离恨蚕魂阵封困当中的展蒙,神情猛然大变,双目忽地显出了浓郁的谨慎与郑重。

    如果说三界修仙界之中,还有谁比当初那位可以操控离恨蚕魂阵的獒藤山脉大乘更熟悉这一座强大法阵,那一定不会是他人,而是他展蒙。

    没有其他原因,因为当年被困离恨蚕魂阵的幽阜宫大乘,其中一人正是展蒙。

    虽然过去了数十万年之久,但当初之事,依旧在展蒙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让他乍然之下,脑海轰鸣,身躯也有了不稳之态。

    “不对,这并不是当年那座离恨蚕魂阵!难不成这里有萧凌的后辈之人?”

    面容惊变之中,展蒙一声呼喝再次响起在了他的口中。虽然口中呼喝,但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轻松神态显现。

    作为当年亲身领教过离恨蚕魂阵之人,他心中虽然猛然感觉这一法阵与当年法阵有所不同,但他对这一座诡异强大的法阵依旧不敢有丝毫的轻心。

    回想当年之事,展蒙心头依旧后背阴凉。当时集他们两位大乘之力,才不过刚刚能够抵御下法阵的攻击,最后更是损耗自身本源之下,才最终有了活命机会,出离而去了。

    那座法阵之名,也是后来从獒藤山脉传出的,对于当初法阵之中的情形,过去了数十万年,展蒙依旧感觉历历在目。

    乍然感觉异样临身,展蒙哪里能够心中不惊。

    “萧凌?你说这一座法阵是一位名为萧凌之人创立的,而与之一起的那位女修名为珂玉仙子?而你就是当年活着出离这一法阵之人?”

    突然,一道倩影凭空而现,一声急呼响起在了天地之间。

    萧冰始一现身,口中立即接连问出了连串的疑问之言。

    秦凤鸣与君岚、君韵站立在远处,听闻到展蒙话语,三人神情同样均都为之一凝。

    从萧冰处,秦凤鸣早就打听过她这一法阵由来。

    但是萧冰只是知道这一法阵是一位外界大乘为了保护一位獒藤大乘创立的法阵,但那两位大乘的具体名字,萧冰根本不知。

    不是她没有打听过,而是獒藤山脉对那两位大乘似乎讳莫如深,根本就没有具体详细的记载存在。只有这一法阵的一个由来介绍保存在獒藤山脉之中。

    现在乍然听到展蒙所言,秦凤鸣心头猛然一震,几乎可以确定,当年被封困离恨蚕魂阵之中的两位幽阜宫大乘,其中之一一定就是展蒙。

    因为只有真正被离恨残魂阵封困之人,才可能始一感应到法阵显现,就辨识出这一法阵的名字。

    “你身为獒藤山脉之人,能够布置出这一法阵禁制,竟不知这法阵来历,这实在让人不解。不过你布置的这一法阵,只是徒具了离恨蚕魂阵的虚架,威力怕是难以与离恨蚕魂阵相比。不过当年展某与珂玉仙子曾经有约,不可对布置这一法阵之人出手。你乖乖收起法阵,立即退离这里,展某保证不损伤你分毫。”

    听闻萧冰之言,展蒙神情变得平稳,口中不慌不忙的开口道。

    他这一言说出,让秦凤鸣双眉立即微是一皱。他对于幻妙雪獒一族中的这座法阵并没有如何的畏惧。

    因为他曾经领教过萧冰布置的这座法阵的威力。

    离恨蚕魂阵强大毋庸置疑,但与他而言,并不致命。凭借天劫雷电之力,可以对法阵的威能有极大克制。

    但秦凤鸣也清楚,这只是因为他身有天劫雷电能量之过,如果换做是其他修士,哪怕是萤怡进入其中,就算借助龟伯与青竺仙子之力,怕也无法轻易破阵而出。

    此刻他心中异样的是展蒙所言,他肯定就是那位被离恨蚕魂阵封困之人,但他怎么又与珂玉仙子有约了?

    以大乘身份论,展蒙就算不能破除萧冰的这一法阵,也不会言语谎骗萧冰。

    忽然,秦凤鸣心中有了一种推断,一声话语自他口中随之响起:“当年你并没有破除得了那一离恨蚕魂阵,而是与珂玉仙子相商,这才被释放而出了。而你应该是发下了誓咒。”

    听闻秦凤鸣忽然话语响起,禁制之中的展蒙面色微是一变,一声冷哼响起:“你所言不错,不过当时情形如果珂玉仙子不答应,萧凌精魂附身的那座离恨蚕魂阵,肯定会受到重创,萧凌精魂,势必会彻底溃散消失。”

    展蒙目光激闪,口中话语说出,心境似乎有所触动。

    秦凤鸣虽然看不到展蒙神情,但他心中已经有了十足判断,当初那一战,展蒙一定已经到了抱定必死之心,要施展不可挽回禁忌手段的地步。而珂玉仙子也感应到了危险,害怕萧凌精魂被强大攻击灭除,故此达成了协议。

    至于獒藤山脉因何没有关于珂玉仙子与萧凌的具体记载,秦凤鸣自然是不知的。不过此中一定有隐秘,且还是事关獒藤山脉高层的隐秘。

    “萧仙子,你收起这一禁制,秦某可以应付。”秦凤鸣忽然神情一震,口中立即开口道。

    随着他话语出声,一股股飓风忽然自广大的山林之中汹涌而出。

    飓风呼啸声中,漫天的浑黄雾气随之弥漫而现。他话语刚刚落下,方圆百里,都已经被雾气所充斥。

    一幅诡异情形显现的是,虽然这片广大山林被飓风席卷,雾气汹涌,但高大林木并没有丝毫的晃动,好像那些高大树木是虚幻无形之物,根本就不受飓风与雾气席卷影响。

    “等一会儿,我还有话语要说。”

    萧冰没有立即答应秦凤鸣所言,而是忽然开口道。她话语出口,一声传音已经进入到了展蒙耳中。

    听到萧冰话语,秦凤鸣心头一动,已经明白萧冰欲要询问展蒙什么问题。

    萧冰来历奇异,用她的话,就是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一番情形。虽然展蒙未必就知晓具体,但也可能打听到一些事由。

    “此人确实曾经有约,不能对我出手。故此下面争斗,我也不会再相助公子什么了,不过戎氏二人可以听你调遣。当然,如果你不敌,我可以将你救走,量展前辈也不会为难与我。”

    片刻后,萧冰神情有些沉重的来到秦凤鸣身旁,口中如是道。

    话语说完,萧冰身形一闪,就此向着远处掠去。

    飓风呼啸,雾气汹涌的天地,并没有对萧冰有任何阻碍,闪动间,就此消失不见在了高大林木之中。

    萧冰远去,展蒙重新出现在了秦凤鸣三人面前。只是四周浑黄雾气笼罩,显得有些朦胧。

    “多谢萧仙子,一名大乘,还没有放在秦某眼中。”秦凤鸣看着萧冰离去,神情一展,口中一声淡然话语说出。

    这句话语听入现出身形的展蒙耳中,一声冷哼随即响起:“小辈休要口出狂言,就算这里被你布置了一座护宗大阵,也休想阻拦得了展某。”

    话语出声,一股汹涌的波动突然自展蒙身上汹涌而出。

    波动乍现,一阵恐怖瘆人的铿锵之声忽然响彻在了展蒙身周。好像有千军万马正在共举坚硬兵戈相互厮杀。

    “小辈 ,展某的攻击你还有许多不曾见过,下面就让你真正见识一番。”展蒙口中话语再次响起,滔天的锋利气息已经席卷向了秦凤鸣众人站立之处。

    “既然落入到了秦某的五行须弥大阵之中,你以为凭借强大攻击,就能够破除,做梦!”秦凤鸣不为所动,看着展蒙施术,攻击临近,一声冷冷的话语随之响起。

    话语声中,铿锵之声充斥的滔天波动卷动着漫天的浑黄雾气,直接包裹在了秦凤鸣与君岚、君韵三人身躯之上。

    三人身躯晃动,接着就此溃散消失在了当场。

    这三具身躯,竟然依旧是虚幻存在,根本不是实体。

    “什么?你说你布置的这座法阵是五行须弥大阵?不可能!”秦凤鸣三人身躯消失,展蒙的一声惊呼再次响起在了漫天飓风之中。

章节目录

百炼飞升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虚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虚眞并收藏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