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赶到,是个儿子

    这个地方,能带着大批人马行动,除了萧惊澜,根本不做其他人想。

    拓跋烈再次看了一眼凤无忧,一语不发,转身离开。

    他们走得极快。

    北凉大军已然撤走,他们现在只有两百多个人,与萧惊澜正面相遇,无异于自寻死路。

    尤其,是在他们突袭了凤无忧之后。

    现在,只能趁着萧惊澜的人马还没有到来之前,尽快离开。

    有头顶的鹰指路,他们倒也不担心与萧惊澜遇上,很快,就消失在这片营地之。

    营地之上,躺了一地的人马。

    但……拜拓跋烈的命令所赐,没有一个人死亡。

    只是有些人的伤,更重了而已。

    凤无忧直到此时,身子才晃了一晃。

    “娘娘!”聂铮和千月连忙奔过去。

    凤无忧笑了笑,想说什么,却忽然间眼前一黑,蓦地栽倒下去。

    聂铮和千月都离得太远,不可能接到她。

    凤无忧苦笑了一下,她好像太倒霉了点。

    都已经这么虚弱了,还要在地上再栽一下。

    老天就不能对她好点儿么?

    闭起了眼睛,脊背微微躬起,做好了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准备。

    却忽然……

    身子倒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之中。

    熟悉的气息传来,极度令人安心。

    “唔……”凤无忧挣扎着掀动了一下眼皮,想要说些什么,却有一双手轻柔地覆在她眼睛上。

    “你太累了,安心休息一会儿。”

    清醇沉稳的声音传来,凤无忧一直绷的紧紧地神经一瞬间放松。

    “惊澜……”

    她轻声吐出这两个字,放任自己沉入黑暗之中。

    萧惊澜在这里。

    有萧惊澜在,她终于可以不用再强悍,不用再撑着。

    他会为她挡开一切风雨,护她安然喜乐。

    凤无忧这一睡,足足睡了两个多时辰。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咝……”刚醒来,她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不便言说的地方尖锐地蔓延上来。

    凤无忧皱着眉头,她知道生产之时通常会有些损伤,在现代的时候,为了避免这种损伤,都会事先采用侧切的方式处理。

    但在古代,自然是没有这种可能的。

    生产的时候,骨头被生生劈开的痛掩盖了这种疼痛,可如今生产已经结束,略微有过一阵子休息,这种疼痛,就铺天盖地地弥漫上来。

    “很疼?”一道声音传来,凤无忧这才发现,萧惊澜就在她的身边,而且一直在看着她。

    那双如有高山清雪一般的眸子,此时深如暗渊,藏着她看不到底的种种情绪。

    有疼惜,有担忧,有懊恼,甚至还有一丝悔意。

    凤无忧微怔,却又立刻觉得不好意思。

    这种疼,还真是不怎么方便跟男人说,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现在什么时候了?”她很生硬地转了话题。

    不愿说,本身也是一种答案。

    萧惊澜瞳孔轻轻地收缩一下,体贴地顺着凤无忧的话说道:“天黑了。”

    “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凤无忧轻笑。

    一则太累,二则,有萧惊澜在这里,太安心。

    所以,难得的香甜。

    “你最近都太累了。”萧惊澜转声说道。

    他把凤无忧留在后方,是想让她安心养胎的。

    但看看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她哪里有片刻能安心养胎。

    哪怕是在梧州城中,都发生了医护学堂那件彻底掀翻她所有努力的动乱。

    若不是凤无忧及时处置,雷霆手段,若不是她这些年积累下的那些威望,光是这件事情,说不能就能动摇燕云至今为止的统治。

    更不用说,她星夜兼程,又在伏龙谷做出的那番神迹般的事情。

    “要不要喝点水?”萧惊澜从一侧的小炉子上端过一只瓷碗。

    “好。”凤无忧立刻点头。

    她还真是渴了,不止渴,还饿。

    生孩子这事儿,可当真是件极费体力的事情。

    萧惊澜端过来的是一碗燕窝糖水。

    这样简陋的地方,也不知他是怎么找来的。

    但总归,他想要弄到,就是一定能弄到的。

    凤无忧接过来便直接就着碗喝,连勺都不用了。

    萧惊澜看着,眼底又泛起轻轻的波澜。

    他的小凤凰,真的是辛苦了。

    温热的糖水下肚,凤无忧才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她看着萧惊澜,总觉得似乎忘了些什么。

    直到身下又一次泛起疼痛,她才猛地想起来,连忙道:“惊澜,你看到我们的孩子了么?”

    他应该没事吧?

    拓跋烈离开的时候,应该没有机会带走他才是。

    而且,当时他们已经把话说到了那个份上,拓跋烈也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萧惊澜一怔,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是男孩还是女孩?”凤无忧立刻问道。

    她刚刚生产完就遇到了拓跋烈到来,连看一眼自己孩子的时间都没有。

    “应该……”萧惊澜咳了一下,低声道:“应该是男孩。”

    应该?

    是男孩就是男孩,是女孩就是女孩,什么叫应该?

    凤无忧的眼睛立时眯了起来,有些危险地看着萧惊澜。

    “萧惊澜……”她连名带姓地叫他。

    萧惊澜面上有几分尴尬,到底还是不得不说道:“我还没去看。”

    “萧惊澜!”凤无忧声音立时提高了好几度。

    没去看?

    她都睡了多长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萧惊澜居然连孩子都没去看?

    她是因为没办法,哄走拓跋烈之侯就直接晕倒了,可萧惊澜呢?

    他可别说,他这一两个时辰,就只守在她跟前了!

    事实上,还真的就是如此。

    萧惊澜轻咳了一声,说道:“贺兰玖去看了,这么久都没过来,定然平安健康。”

    话音方落,帐篷就被人一掀而起。

    “平安健康是平安健康,就是好像……快饿死了。”

    一袭红衣突然出现在帐篷里,立时让帐篷里的色彩都明艳了几分。

    贺兰玖一手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掀帘而入,一边向凤无忧走,一边对怀中的孩子叹道:“宝贝儿,你可真可怜,都出生这么久了,结果爹娘连看一眼都不来,遇到这么无情的爹娘,你这是倒了几辈霉啊?干脆,别要他们了,跟干爹到南越去,干爹疼你。”

    一番话,说的煞有介事,让萧惊澜立刻青了脸。

    凤无忧白他一眼,转向贺兰玖伸出手:“让我看看。”

    她的孩子,可是从她生下他到现在,居然都没机会看他一眼。

    如今,只是远远地看着那个小小的包裹,她心头都忍不住泛上几分柔情。

    母亲对孩子的感情,果然是天生的,如本能一般。

    贺兰玖将手中的孩子递到凤无忧手中,却是向着萧惊澜说道:“你运气好,是个儿子,你这燕云基业有继了。”

    萧惊澜不置可否。

    一些死土地而已,有什么打紧。

    可是为了生这孩子,却令凤无忧遭遇了那样危险的时刻。

    不过,见凤无忧把孩子接到了怀中,他还是凑过去一起看了一眼。

    “怎么这么丑?”刚看了一眼,他就下意识说了一句。

    凤无忧正满怀慈爱地看着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诞下的宝宝,闻言,瞬间抬头,狠狠瞪着萧惊澜。

    萧惊澜也知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咳了两声,勉强道:“那个……我是说……”

    “说什么说?”凤无忧毫不留情打断他:“刚生下来的小孩子哪个不是这样?你小时候还未必有他好看呢!”

    萧惊澜堂堂燕云之主,此时却给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贺兰玖在一边看得快笑翻了。

    哈哈哈,萧惊澜也有这么吃鳖的时候!

    不过,看凤无忧中气十足还有力气骂人的样子,说明她的身体也是无恙,也多少让他放了一点心。

    看着凤无忧,贺兰玖心头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滋味。

    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就是为了她的生产做准备的。

    这些日子,他不知看了多少妇人方的医书,又向多少位稳婆一一问过生产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做了所有他能做的准备,就是为着凤无忧生产之时,他能守护在她的身边,保她平安无事。

    可偏偏,人算不如天算,真正到了她生产的时候,他却还是没能陪着她。

    他看着凤无忧的神色有几分自嘲。

    也许,他和凤无忧之前,真的永远都是这样的阴错阳差?

    “阿玖,你不说他饿了么?那……”凤无忧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生产之后,没那么快可以哺乳的。

    萧惊澜安排的奶娘都在梧州,因为离她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她根本没有带过来。

    此时……

    凤无忧看着怀中的孩子,正闭着眼睛睡的安宁,似乎不怎么像是饿了的样子。

    “等你们想起他,他早就饿死了。”

    方才那种自嘲的神色一闪即收,贺兰玖道:“我早就让人从周围村镇找了奶娘过来,要不怎么说,还是我这个干爹疼他。”

    凤无忧再低头看这孩子,果然睡的一脸满足,明显是吃饱的样子。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门外传来千心的声音:“娘娘,皇上,贺兰神子,药煎好了。”

    萧惊澜没去看孩子,却知道这药是贺兰玖开了为凤无忧养身的,沉声道:“进来。”

章节目录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凤色妖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色妖娆并收藏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