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显达任凭这些人对他磕头——不过是凡俗官儿罢了,便是这当今的圣上磕头,仙人周显达也是受得起的。这仙人扫了一眼,“这孩子倒是命数已终,夭折就在这几日了。”一句话让这老者立马再度连连磕头。

    “还请仙人救命啊!”老头磕头而老夫人跟青年男女皆是痛哭,这番腔调倒是与之前那对老夫妻一般无二,可见父母之爱子都是差不多的——狼心狗肺之徒终究少见。

    周显达抬头看了看天,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他嘴里嘀咕着这个话。“这逆转天命可不是什么很容易的事情,就好象早上吃什么饭一样轻易,你我无亲无故为何要让我替你孙儿逆天改命?”

    周显达似笑非笑地问那老者,这老者也是晓得用权势跟金钱毫无意义——论权势不过是一省布政使司,论财富要多少钱才能买回一条命呢?若是国法下买命倒也好办,私底下便是犯了杀人大罪的也有价钱买活,但是天命之下如何买法?

    “天数说公平也公平,说不公平也不公平。损不足补有余跟损有余而补不足,这都是天数。所以要让这小孩儿脱去原本的夭折命数确实不甚难——只需寻找血亲朋友之中甘愿一命换一命者便可,但是施行此法的消耗嘛.......”周显达既然已经救过一人,现在也没想着刁难第二人。

    “不知真人.......”这老者脑子倒是转得快,“泰山府君法,一命换一命。”周显达悠然自得地坐在树下。他之前说的话语,很是让在场之人色变。终究是一命换一命啊,父母之爱子可能做到这一步么?前面那对算是以削命做到,这里的话周显达不准备用削命——可一不可二,那个是讨债鬼讨完了债要走,将他强留下来,这旧因果已经消了。

    而眼下这个孩子刚刚开始而已,当然是一命换一命最简单合理。周显达无意打扰他们,这种事情他也说清楚,“心甘情愿,但凡有一点点不愿意都没用。”周显达也能想得到结果,因为他没骗人。周显达说的不仅仅是血亲,也有朋友,意思就是只要心甘情愿一命换一命就行。

    所以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会找到仆役,那种心甘情愿一命换一命的——这同样是一个钱与权能解决的问题。周显达遍观世情,这类事情他看得多了。千山真人一振袍袖,长袖甩出这树下顿时多了个蒲团,他直接便坐到蒲团上——这样正式一点。

    果不其然,不多时便有一个中年人来到此地,他对着那老者磕了几个头,然后对着周显达磕了几个头,看他面上无喜无悲想来是想通了的。周显达轻叹一声,直接便开坛作法。“吾也不要金银地契,吾会取走汝家一物为偿。”周显达开口言道。

    没等对方问出话,周显达拂尘一甩,除了那中年人与孩童之外,其余人等都被送到了观外。观门啪嗒关上,千山真人开始行法——多简单哪,做几个架势送去一封驾贴,以法力行那泰山府君仪轨完事。

    一路下来这中年人还真是心甘情愿去死的,只见此人颓然倒地无疾而终,那个面色青白的孩童此时倒是面色红润安然入睡了。周显达拂尘一甩,收去法术。“此地规则甚是无趣哪。”这千山真人连着两次都是如此,当下也让他心中颇有不爽之气。

    这等仙人心中有不爽之气,那是一定要发出来的——胡闹仙人周显达,他怎么会忍受这世界如此贫乏无趣的规矩?“在下千山真人周显达!这就要上台表演掀桌子了!”这才适合他的风格嘛。

    搞事乃是千山真人该干的,当初穿越过来就是如此。何况他修行的法门,这一气化鹏绝云气负青天的自在,那巨鲲吞吐北冥的气势,你让他被这世间的规则约束?这是不可能的。然而眼下不是发作的时候,周显达也是按捺爪牙忍受.......

    一柱香之后观门大开,地上有一个睡去的孩童,也有一个倒地的死人,而那道士却已经消失无踪。门外那猛虎咆哮一声,脚下生云跳跃而去。自此之后此地再不见那道士,这传说倒是留了下来。

    那老者的结局是贬官去职——在周显达千山真人的神异传颂出去之后......今上好道,平日里也是打坐修行炼丹调气,听得有这等神迹而仙人却渺无踪影,当下把气便出在这老头身上,谁让他居然敢不第一时间八百里加急报送皇上。

    自此之后一直都有好几个道士与内监在这处松风观呆着,就是抱着有朝一日说不定仙人会回来呢的念头,而这皇帝居然也开始给封号了,在周显达自己都不晓得的情况下,他拥有了至少八个字的头衔。

    松风观被当地官府认真维护,没敢直接翻修成宫殿说不定仙人会不高兴呢?而仙人点化的那头猛虎可能是接近仙人唯一的可能——这头老虎倒是偶尔能见,不过都是在更深的深山之中,曾有人说看见有猛虎在月下居于山顶对月吞吐罡气。

    那虎大得异乎寻常,月光照射在虎皮毛发之上仿佛银铸一般,这虎似乎也不吃人——至少在看见发现它的猎人之后也只是无视,并没有袭击猎人。自然也没啥人敢对这老虎动手,且不说他们手里的凡铁有没有效,若是伤到了这老虎怕是官府要送他们坐大牢,流放三千里恐怕还是轻的。

    “不过是头老虎罢了却亦有仙缘,而朕富有四海却与仙人缘悭一面,憾甚。”穿着道袍的当今皇帝如此叹息,而身边侍候的大珰不敢发一言。

    即使是以周显达这种个性,他也知道莫要迁怒,心里不爽可以通过去做一点爽的事情来排遣——所以他很干脆地腾云驾雾而起。

    那一日他作完法术之后便将腰间葫芦一抛,直接跨坐在上面生出云雾直接去了,周显达前去的方向自然是天下第一等繁华之地——京师。

章节目录

千山独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接卡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接卡口并收藏千山独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