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恨苦地之后,自己去领罚。”楚卿芫到底是没有狠心处罚,他拿出疗伤的药递给白霓裳,“内服,助伤势痊愈,且能提升修为。”

    白霓裳一怔:“真人,这……太贵重了。”

    “无事,药自然是给需要的人。”楚卿芫客气地说道,“是小徒伤了贵门弟子,他日落风会亲自去向你们的师父致歉。”

    本来只是想告状,让目中无人的秦思芄挨几句骂,真没想到清濯真人会这般郑重,这让陈师妹很是惶恐,她抬眼怯怯地看着自己的师姐。

    瞪了自己小师妹一眼,白霓裳在心里暗暗叹气,忙伸手接过药,冲清濯真人行礼:“真人言重了,秦师妹修为甚高,霓裳很是钦佩。小辈之间打打闹闹是常事,还望真人手下留情,不要因为此事处罚秦师妹。”

    听到自己的师父要因为这事去向落花微雨宫的宫主致歉,秦思芄的心里先是一喜,毕竟师父没有当着这些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还因为她的事上心。可随即一想,那落花微雨宫又算什么,凭什么师父还对她们这般客气。

    教出没用的徒弟来,是那梨花月就没用才对。还有那个什么陈师妹,也不是什么好人,小小年纪,就会瞎告状,找个机会,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一下。

    她不就仗着自己年少可爱,仗着自己有张青春无辜的脸蛋吗,那就毁了她那张脸!等她成了丑八怪,没鼻子瞎眼睛,看她还依靠什么,看谁还愿意理她!

    秦思芄垂着头跪在那里,无人看到她眼底的狠厉。

    ***

    荷花村这边的事情,算是处理得差不多了。

    这里是落花微雨宫所管辖的地界,白霓裳一众弟子留下来,处理剩下来的一些琐碎事宜。

    楚卿芫心中有事,也就不再逗留,带着秦思芄先行离开了荷花村。

    召出破执,楚卿芫看了看秦思芄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剑身变得大一些。等秦思芄爬上去,他才站在剑尾。

    青光一晃,破执载着两人飞了起来。

    “师父,”迎着风,秦思芄的心情好了一些,望着破执,她忽问道,“今年弟子们之间切磋,弟子还是第一,你可不可以赐剑给我?”

    按照规矩来说,秦思芄已经连胜两次,自然是早就可以赐剑。但楚卿芫总觉得她的性情不定,还需要好好雕琢。

    如今阿芄那边情况已稳,他能抽出更多的时间在秦思芄身上,听她提起要佩剑,楚卿芫口吻和缓地说道:“赐剑可以,你需再将静心洗髓重来一遍。”

    静心洗髓,是入门的初级阶段,枯燥乏味至极,每天就是抄经打坐,磨着人的性子。依着秦思芄的性子,她自然是不情愿,可想着那把剑,她咬咬牙点头,“是,师父。”

    楚卿芫听她这般乖顺就同意,垂眸看向她。

    秦思芄自然注意到,甜甜一笑:“师父,我想和你说说剑的事。”

    神情松了松,楚卿芫问道:“你看中了哪把剑?”

    “是不是弟子要哪把,师父都会给我啊。”秦思芄笑起来。

    难得师徒间这么和睦,楚卿芫也不想打破:“嗯。”

    “弟子记得库房里有把剑是金色的剑身,边缘处是赤白色的,”秦思芄很是高兴地看着楚卿芫,“师父,我要那把剑!”

    是那把剑……

    如今已经命名为醉生的剑,挂在他卧房,他时时都能看到的剑。

    楚卿芫没有犹豫,直接说道:“那把剑不能给你。”

    “为什么!”秦思芄脸上的笑意僵住,她勉强保持语调不变,“师父,你后悔了?”

    “并非后悔。”楚卿芫看着她,“你另选一把。库房里记在我名下的剑,你可以随便选。”

    秦思芄仰头看着和自己隔开距离的楚卿芫,狠狠抿了抿唇,执拗地说道:“弟子就只要那把剑。”

    楚卿芫知道她猜到了,说这些话,只是故意而为。

    “你是不是给她了?”秦思芄的眼底有难忍的愤怒,“是不是只要是我的,她都要抢走!”

    说着话,她霍地站起身来,青剑正在疾驰,不由得身子一晃。

    “小心……”楚卿芫忙伸手拉住她,他的手不待收回去,就被秦思芄一把抓住。

    死死抓住他的手,秦思芄目光凄婉地看着他,语气怨怼:“我的师父她要抢走,现在连一把剑,她也要抢走!”

    甩开手,楚卿芫皱眉低声喝道:“秦思芄!”

    “师父,我和你说过,我很不喜欢这个名字!”秦思芄恨道,“我更不喜欢那个女人。只要是和她有关的,我统统不喜欢。六年前,她就已经死了,师父,你还守着那一缕魂魄做什么!”

    楚卿芫看着她暴怒的样子,什么都没说,手指一弹,将人定在原处。

    “师父,师父……”秦思芄流着泪,哀哀地看着他,“她现在只是一缕魂魄,她再好,也已经死了。你是清濯真人,怎可养一缕幽魂!”

    楚卿芫皱眉:“我和她的事,不需要任何人评说。”

    秦思芄忽然冷笑:“师父,可望不可得的痛苦,你知道吗?你为了那个女人苦熬六年,我呢,一个人守在晓风残月居又何尝好过!”

    楚卿芫眉眼清冷:“你我今生,只能是师徒!”

    “师徒?”秦思芄恨道,“就算是师徒,我也要做你唯一的徒弟。就算是折磨,就算让你痛苦,我也要和你一生一世。师父,我绝对不会让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楚卿芫看着她,迎上秦思芄的视线,一字一句说道:“你这般的心性,实在不能赐你佩剑。你心已入魔,静心洗髓也救不了你……”

    “怎么,师父要逐我出师门?”秦思芄冷笑,“师父不喜欢我这张和她很是相似的容貌吗?我要是走了,你这辈子恐怕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这样的脸了,抑或是睹物思人……”

    楚卿芫心头一跳,直直看着秦思芄一会,没出声,却是暗暗催动灵力,让破执的速度加快。

    “师父,来不及了,”秦思芄笑了起来,“下山之时,元慧大师已经到了。你忘记了吗,那个女人只有你一人能看到,旁人看到的只是一缕无主的幽魂而已。等你赶到了不恨苦地,元慧大师估计已经将其收服,或是已经超度入了轮回,更或者……”

    她停顿片刻,唇角的笑阴冷无比,“或者被当作缠住清濯真人的邪祟直接被镇服,被定魂针刺穿身体每日哀嚎……”

章节目录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缁衣韩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缁衣韩九并收藏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