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大柜一愣,有些吃不准,但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乃是一方之主,总要有些威严才是。

    “金把头,休要装神弄鬼。知道你相地寻金是把好手,给咱们营盘子立过不少的功劳,否则,我一声令下,顿将你乱箭射死。给本官好好说说,你和马六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地窨子的人呢?我怎么就看见你们两个?”

    “大人,他……他他他……他真的是山神爷爷!”我还没说话,赌场的黑大婶小心翼翼站了出来,朝那大柜道:“民妇可以作证,金把头确实是被山神附体了。我刚才亲自眼见山神爷爷隔空取物,还见他身子一闪,就到了窗子外。对了,对了,刚才山神爷爷还和马监工赌钱来着,他……他一出手,就把三个玉骰子给晃的烧成了灰。”

    我心里暗笑,这大婶可算是神助攻,有些话,我自己说出来似乎有唬人的味道,要是由她这样的人说出来,俨然是更有说服力啊。

    果然,黑大婶这一番咋呼,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对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敬意。

    大柜也不禁将嗓门降低了几个音调:“马……马监工,可有此事?”

    大胖子马监工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朝大柜点点头道:“确有此事……”

    “把玉骰子都给摇成了灰……那还了得!”大柜惊愕地自言自语道。

    那马监工小声道:“回大人,其实……其实我那骰子是盘活的玉器,若是有修为的话,摇碎轻而易举,就算摇成灰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这个人……”

    小样的,看样子在场这些人中,还唯独这个胖子知道些五玄之术。

    “你倒是说啊!”大柜急切地追问道。

    马监工低声道:“所以,这个金把头,要么是懂些秘术,在这里装神弄鬼,要么……要么就是死尸被其它东西上身了,包括……包括山神。”

    “大胆!”秃子在一旁高声道:“你等凡夫俗子,竟然敢肆意妄想我们山神大人,我看,若是不降些惩罚,你们是不知道山神是为何物了!”

    秃子这次倒是机敏,坚持把戏演到底了,大步流星走上前,在众人面前,朝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巨石就是一拳。

    咔嚓一声,像是掰开了一个苹果,秃子硬生生将那巨石劈成了两半。

    秃子这一招,果然起到了奇效,一瞬间,哗啦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

    “马监工,要不,你也来一下试试?”秃子挑衅地看着马监工道:“你不是说,那珠子是盘活之物,所以可以粉碎吗?来,你把这大石头也盘一盘。”

    “小人不敢!”马监工见势不妙,也随着人群跪在了地上。

    如此一来,在场的近千人中,就只剩下那大柜、那管带,还有一众兵勇还在哆哆嗦嗦地站着了。

    “山……山神上仙,您……您此次现身有何贵干啊!”大柜声音发颤地连忙道:“我等奉旨在此淘水为金,确实多有搅扰,可是,我素来敬重您,一年三节两寿我可一直牛羊供奉着,未曾有过慢待啊,怎么突然下山来,大开杀戒了……”

    “混账东西!”我怒骂一声道:“你这蠢材,谁说此人是我杀的?”

    大柜吓得一哆嗦,连忙道:“下官愚钝,下关愚钝,怎么能是山神所为呢,我的意思是说,是你借用的这个身体,金把头所为。”

    “金把头?”我冷笑一声,转过身,将后背上那个血窟窿朝那大柜展示了一下道:“要不是我搭救,这金把头都惨遭杀害了,怎么可能是他所为?”

    “那……那就怪了!”大柜小声道:“还请山神开示。”

    我故意拉长调道:“还是让他自己说说吧。”

    “他……他自己?”大柜诧异道:“山神上仙,他都这样子了,还能开口说话……”

    我余光看了一眼,岳敖已经回来了,看样子,是按照我的意思,已经把那亡魂收回了。

    “当然,否则,我怎么是山神呢!”我哼声一笑,朝岳敖努了努嘴。

    岳敖朝我点点头,看样子,已经迅速将那魂影降服了。

    一个刚死的亡魂,都受不住一道五雷印,更何况岳爷手段多端了!

    我口中有模有样地瞎嘀咕着所谓的咒诀:“青葡萄,紫葡萄,青葡萄没籽葡萄紫。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皈依大道,元亨利贞,座前死鬼之灵,还不速速回我说话。”

    我做菩提手,朝那骨头架子一指,岳爷配合着将亡魂放了出来,这飘悠悠的鬼影嗖的一下,便聚集在了那死尸脑袋上了。

    我轻咳一声,手掐五雷决,狠狠瞪了那亡魂一眼,那亡魂一瞧见我,就吓得够呛,毕竟,他就是参与杀死了那么多人的真凶之一。

    “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你还在等什么,说,今天晚上你到底干了些什么!”我厉声喝道。

    此时,就看见那骨头架子簌簌地抖动起来,贴在地上的人头缓缓地往起抬升,那森白的脊椎骨扭得嘎吱直响。

    “动了,动了,马六的尸首真的动了!”跪在里圈的人看的清晰,此时忍不住大喊一声。这一喊,吓得所有人开始跪着朝后倒退起来。

    黑老板娘更是脱口大喊道:“山神老爷保佑,山神老爷保佑。”

    她开了个头,所有人便都跟着她大喊起了山神老爷来。

    “大人~”人头的嘴巴像是机械一般,哒哒哒地张合着:“大人~我死得冤啊,都是那管带,都是那管带让我干的……我死得冤啊……”

    人头拖着骨头架子的身躯,在地上咔咔咔朝着大柜的方向爬了几步,这可不得了了,吓得一众人狼嚎鬼叫,仓皇后退。就连那大柜也连着摔了几个狗抢屎……

    “马六子……马六子,有话好好说,你……你切莫在动了……”大柜连滚带爬地叫道:“本座自会为你做主……”

    而那个那管带,更是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撒丫子转身就跑……

章节目录

六指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令狐二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令狐二中并收藏六指诡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