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吉特的大草原上,拜伦的部队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跟在队伍后面的俘虏被绳子捆着,只能费力的在后面跟随。人类的耐力很强,可以长途奔袭不休息,但对于习惯以马背代替双足的草原民族来说,被马拖拽着长时间步行可谓是糟糕至极。尤其是那些平时生活在草原城市之中不事生产的老练骑手,他们出门是一定会骑马的,走了一天之后脚上已经磨出了水泡。俘虏们苦不堪言,但拜伦却十分满意,这既是赎罪,更是故意的消耗,精疲力尽的俘虏,总比一群有力气反抗的战士要好控制。

    方圆十里之内,到处都是拜伦的轻骑兵探子,骑兵队的几乎所有轻骑兵都用于侦查敌情,剩下的几个则是去寻找克莱斯伯爵和克拉格斯伯爵的部队,为他们带去胜利的消息,并且通知他们赶快撤离草原,库吉特的那颜们很快就会发起反扑。

    拜伦在路上和波尔查仔细计算过,那些库吉特的逃兵毕竟有不少骑着战马离开,他们在缓过神来之后肯定会去最近的库吉特要塞或大型聚居地搬救兵,不过考虑到他们现在的状态,肯定要休息一阵之后才能出发,而即便是草原国度的骑兵们,也不可能不做准备就贸然出发。拜伦他们的速度很快,并且没有浪费时间,库吉特的军队会比他们晚上一天甚至更久的时间出发,被甩下这么远之后,他们很难再赶上拜伦和他的部队了。

    不过快速前进不代表他们能不眠不休不吃喝,尤其是当他们携带了如此之多的战利品和俘虏之后,他们对休息的需求会更大。拜伦不能强迫他们前进或大幅度减少休息时间,所以他们的举措是用鼓声打号让部队踩着点前进,减轻疲惫感,并且让波尔查找到最好的道路跨越草地,避免不良地形拖慢速度。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找到了他们,轻骑快马,像极了敌人的探子。当传令兵把这个消息告诉拜伦的时候,拜伦着实吓了一跳,并且命令全军整备,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用手上的俘虏做要挟,强迫对方发誓后撤,让自己的军队能够安全离开。

    但传令兵随后的回报却让拜伦有些疑惑,让人在面对赶来的轻骑兵时并没有逃跑或抵抗,而是下马举手表示没有敌意。这让拜伦的骑兵十分疑惑,但是这种情况杀了他显然不是明智之举,于是他们把他带到了拜伦身前听候发落。

    拜伦骑在战马之上,身上已经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装备。四个不同地区专业工匠为他打造的板甲部件组成了一副质量上乘的全身板甲,从头盔护手到护胫全都配备好,还装饰有金质的配件,和哈劳斯国王的那套一样华丽可靠且昂贵。而他面对的那人,则是十分寻常的草原骑兵打扮了。他穿着草原民的皮毛外衣,里面裹了件类似武装衣的内衬,头发聚拢扎在后面,脸上留着胡须,额头锃亮。他的皮肤经历风吹日晒有些泛红,但是并没有多少干活留下的风霜痕迹,反倒是骑马旅行和作战的影响更深一点。不过拜伦注意到他的服饰并不是牧民和游牧士兵那样长久使用的老旧皮衣,而是用优质毛皮制作的好衣服,可能用的旧了些,但是很干净。而他腰上的佩刀,显然也是好钢打造,在草原上这就是财富的象征。

    “陌生人,在你面前的正是斯瓦迪亚的冯.拜伦伯爵,阿米拉堡及瑟林迪尔的领主,还不快快行礼,说出你的意图!”艾雷恩走到拜伦身前,用剑指着对方说道。

    “很荣幸见到尊贵的拜伦领主,您的威名远播草原与沙漠之间,您是强大的战士和卓越的领袖,我向您献上敬意。”那人抚胸低头行礼,但是随后就昂起了自己的头颅。

    “但是尊敬的大人,我也并非是随便哪个无名之辈,我是草原部落族长的儿子,我们家族是勇士的部族,我们曾经人丁兴旺,拥有往东水草丰满的土地,如长草般密集的牛羊和上百名勇敢的战士。我以此而自傲,以我的身份骄傲,希望您能理解。”

    “你这无礼之徒,空口白言如何证明你的身份,我看你不过...”就在艾雷恩即将说出“吹嘘”这个词之前,拜伦拦下了他,并且示意艾雷恩让开一步,走到队伍最前。如果对方说的没错,他也算是个草原贵族,他很可能是他身后族人的代表,或是某位那颜的使者。不管是哪个,在他们的家园上,拜伦还是要小心为妙。

    “你是什么人?你代表何人到此?”拜伦十分正式的询问道。

    “啊,您就像我想象的那般礼贤下士,尊敬的大人,传言果然没错。”他再次弯腰行礼,比刚才那次的幅度更大。“我并非代表任何人到此向您提出条件,我仅为自己而来,而且我绝无恶意,我是为您做出的伟业而前来报答您。”他恭敬的答道。

    “我并未记得你的容貌,也不曾听过你的声音。但既然你如此之说,想必是我不经意间救过你的族人或朋友吧,告诉我,你所言到底为何事?”

    “我叫做贝斯图尔,我是一名草原部族的勇士。就像我说的那样,大人,我的家族曾经在东方十分繁盛,直到另一个部族与我们争夺珍贵的草场。我们更加强大,但他们向可汗求助。塞加可汗试图劝解我们,但此时他们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我们族人的鲜血,真正的勇士可不会容忍此等恶行。何况在纷争过后,可汗将最好的草场划给他们以得到他们的战士,而我们一族则自此衰落。于是我埋伏起来,杀了他们一人,可惜没有杀死他妈的族长,之后我愿连累家族,远走他乡。”贝斯图尔说道这里,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但是他们的厄运还是到来,他们族长的儿子海图鲁千户被您所擒,屈辱的在城墙上被展示,此事已经传遍了草原。可汗对此引以为耻,他家族的名誉也一落千丈,勇士们自此不会再瞧得起他们了。”贝斯图尔说道这里,兴奋之情已经难以言表。

    “虽然您可是不是刻意而为,但您替我们的族人报了大仇,而他们现在也被迫退出了大片被他们偷走的草场。我希望能报答您的恩情,但之情一直没有机会。但当我本要去投奔那颜海达寻求出路的时候,我看到了残破的战场,一个逃跑之人告诉了我您的旗帜模样,我听闻您的故事已久,我马上就知道是您了。于是我把他打晕不让他去传递消息,一路跟随您的踪迹而来,向您报答我的恩情。若您同意,我将作为您的马刀忠诚的为您战斗。我犯下的罪行可汗不会原谅,但我的家人会很骄傲我能为您作战,哪怕与其他的草原之人为敌我也在所不惜!”他真诚的对拜伦说道。

章节目录

崛起于卡拉迪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半月文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月文青并收藏崛起于卡拉迪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