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次司天监要他对付的是一件可以悄无声息抹去一个人所有存在的痕迹,并且还能够修正其他人记忆的诡物?

    想到这里陆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种东西听起来就很危险。

    而这才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办案,有必要一上来就搞这么凶残的东西出来吗?还有和他搭档的那位监察大人,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联系他。

    当初对方让信使带信给他一副催的还挺急的样子,怎么他现在到陵阳大半天了,还没见到那人的影子?

    那家伙该不会是因为看不上他,打算一个人单上了吧?

    陆景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只要对方能把事情给解决,就算让他在一边看热闹他也心甘情愿。

    可就怕那家伙不联系他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危险。

    陆景又回忆了下在书院收到的那张纸条,结果发现……自己居然记不起那张纸条上写了什么了。

    “不好!”陆景心下顿时便是一沉。

    那位监察大人该不会是已经着了那件诡物的道了吧?

    若非如此为什么时隔不到一日,他就已经忘了纸条上的内容,而且之后陆景接着回忆,发现自己对于这次司天监派来的监察也是一无所知。

    难不成也是因为那件诡物?

    陆景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打算把这事儿上报给司天监了。

    他记得书院的课程里有讲过,在遭遇自己有可能无法解决的诡物时,是可以向署里申请援助的。

    虽然这有点沙悟净行为的嫌疑,遇事只会喊大师兄。

    相比之下他如果第一次查案就能一个人把诡物解决,救下那位监察大人,必然会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但是两世为人,陆景早就过了喜欢逞强耍帅的年纪了,如果有更稳妥的解决方法他当然还是愿意选更稳妥的。

    更何况陆景也不知道自己剩下的关于那位监察的记忆还能保留多久,所以就算是从救人的角度出发他也应该马上跟司天监联系。

    但就在陆景下定决心,准备唤来谷井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就是陆景吗?”

    陆景闻言转身,看到了一个瘦竹竿还有些罗圈腿的男人。

    “阁下是……”

    “司天监三阶监察龚浩,不过大家一般都叫我竹竿,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龚浩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一只木牌,微笑着递给了陆景。

    陆景拿在手里,仔细检查了一遍,无论是正面那只半开半闭的眼睛,还是后面的名字,都没有什么问题。

    于是陆景将木牌还给了龚浩,接着将自己的木牌也一并递了过去,同样自我介绍道,“书院弟子陆景。”

    “我听过你的名字,据说你才入书院不过几日,就把八景之一的别有洞天给搞没了。”

    “这个……”陆景有些尴尬。

    然而龚浩却笑了笑,“你别怕,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只是想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难怪黄监院跟郭少监都想早点放你们出来查案了。”

    “所以是龚大人向黄监院要的我吗?可我和龚大人好像之前也并不认识吧,龚大人为什么会选我做搭档?”陆景有些意外。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对你可一点也不陌生。”龚浩拍了拍陆景的肩膀,“不过你我之间的渊源还是等下再说吧,正事要紧。”

    听了龚浩的话陆景也只能暂时将疑惑给压在了心底,随后道,“龚大人找到那件诡物了吗?”

    龚浩点头,“我已经查清楚了,那件诡物就在城南的清泉寺内。”

    “清泉寺?”陆景扬了扬眉毛。

    “怎么,你知道那地方?”

    “听说过,城里有个女人丢了孩子,但是没人相信,不过她的贴身侍女跟我说过,她怀孕前经常去清泉寺。”

    “不错,你虽然来这儿还不到一天,但是看来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了。”龚浩赞道,“这么说来你也已经知道那件诡物的作用了。”

    “猜到了一些,这次的诡物显然不简单,龚大人,我们要不要先知会署里一声?”

    龚浩苦笑,“按照以往的规矩是该这么做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各地诡物频现,署里的人手早就不够用了,就算我们报上去上头也不会再派人来帮我们了。

    “实际上我之前已经申请了几次援助了,但是你是署里唯一送来的人,所以这案子,只能靠咱们两个来解决了。”

    “哪怕那件诡物可以悄无声息的抹去一个人的存在?”

    龚浩的脾气倒是很好,虽然陆景一直问个不停,但他依旧显得很耐心,“你放心,等你真的踏入这个世界,就会知道这还远算不上是最危险的诡物。”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如今灵州那边至少有两位五阶监察,还有六名四阶监察和十四名三阶监察正在合力调查同一件案子,他们要对付的诡物比咱俩接下来要对上的那件危险百倍,但谁让我们是监察呢?”

    龚浩耸了耸肩,“这世间,总要有人来做这些的。”

    “受教了。”陆景正色道。

    “谈不上,只是随便感慨两句。”龚浩道,“好了,咱们也赶紧去清泉寺吧,若是到的晚了,有些人怕是就要永远找不回来了。”

    听龚浩这么说,陆景也没再继续问下去,去隔壁的车马行里租了匹马。

    龚浩看见那马还有些纳闷儿,问陆景,“怎么只有一匹?”

    “这马龚大人你骑,我走路了就好。”

    “走路?”龚浩闻言劝道,“我知道你内功修为不俗,但是干咱们这行,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撞上变故,能多留分力气还是多留分力气的好。”

    然而陆景只是摇头道,“没关系,我走路走习惯了,保证不会耽误龚大人的正事儿的。”

    龚浩闻言也不再劝,翻身上了马,向着城外的清泉寺奔去。

    他骑了大概有十里地,而陆景果然也像之前所说就这么跟在他的马后跟了十里,一点没落下,而且到了寺庙外呼吸也一点不见紊乱。

    龚浩忍不住又夸了句,“好内功,不愧年纪轻轻便已是天玑榜上的高手了。”

章节目录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联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小呆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呆昭并收藏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最新章节